時事評論

匆忙上路的「停課不停學」

26 五月 , 2021  

學術工作者  徐惠

我國本土新冠疫情升溫,在短短的兩週內,本土病例從5月8日前的不到百例,爆增到5月25日已超過5000例。照這樣疫情發展速度,全台將持續處在三級警戒及全國高中以下「停課不停學」的狀態。目前許多學校的教師及補習班,也改採線上教學的方式進行授課,但有許多地處偏遠、家裡長輩「沒有能力」或「沒有時間」協助小孩學習的這些孩子,肯定就是「停課也停學」了!

至於在沒有被宣佈停課的大專院校層級,去年疫情來時,也都因應教育部的要求,做過「遠距教學」的演練。但在過去短短幾天內,竟然有許多學校端出荒腔走板的「校園版本防疫要求」,例如:一個老師每一門課,要繳交三個報表,除了每次都要填報線上授課的方式、執行點名,還要另外提供授課的照片或影片證明,而且是三到五天內就要繳交。請問,老師到底是在做線上教學還是在做沒有必要的報表填報?如果學校或是教育單位真的要調查,只要查看老師跟學生互動的平台,且老師只要提出具體證明,就可以知道老師是否有真正上課。為何需要再另外「人工」填寫報表?這是「人工」證明師生有上課,而忽略了「科技」輔助教學真正的益處?

此外,甚至有學校要求學生,每天繳交「個人足跡史」。先姑且不論這所大專院校有沒有確診的個案以及這些資料是否真會對防疫有幫助,請問校方是否有權利索取這種屬於個資範圍的資料?學生又會多確實的回報?難道這個教育部都不知道?也不能統一規範?

至於中小學的「停課不停學」,聽起來是符合防疫的規範,但是對於某些家長來說,是有實際執行上的困難。先不論家長是否有足夠的「資訊素養」及家中是否有「足夠設備」可以支援小孩的「停課不停學」,有些家長的職業,確實是沒有辦法在家異地工作(Work from Home)。

因此歐美許多國家的疫情防疫中心,才會非常細緻地規劃出十幾類職業別,讓這些「無法在家異地工作」的家長,可以提出把小孩送到學校學習的申請。申請資料再由地方指揮中心,根據疫情審核,由學校控制總量,核准一個學區有多少學生可以到學校上課。這些細部的防疫規劃,我們真的不需要嗎?

筆者當然也認同,英國變種的新冠肺炎病毒傳播力,確實比最初的病毒還來的強。但是有些家長,無論是什麼因素,是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無法在家陪伴小孩,幫助小孩「不停學」。這些家庭也許是弱勢,也許是父母的職業不允許,這些也許都是迫於無奈,但是相當急迫需要被解決的問題。因此,當教育部在宣佈全國高中以下停課的同時,就應該提供多元的方式,至少讓這些家長可以「有所選擇」,可以「申請看看」。同時,社區的民眾也必須體諒,共體時艱,不是都用霸凌、獵巫的方式,去檢核所有的狀況!

筆者還記得十幾年前,各縣市政府在宣佈「颱風假」的時候,也是一下就宣佈全市或全縣停班停課。但過去這幾年,都採取分區或分段的方式去停班停課,尤其是區內有山地的縣市,常常會是山區學校優先停課的狀況。當然,颱風假的情況不能拿來跟疫情相比,但是筆者在臉書看到有在偏鄉服務的教師,即使「遠距教學」了,也「call」不到學生,甚至有些學生還是請自己的「阿公阿媽代打」,假裝有在線上。

回歸正題,就目前的確診數來看,我們的第三級警戒可能還會持續一陣子。但我們的防疫細部工作,如教育,這真的有「做到位」了嗎?

圖片來源:https://www.rti.org.tw/news/view/id/2100065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