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博恩夜夜秀 vs. 石頭里長

30 十二月 , 2019  

退休大學教師 衣冠城

哲學家曾問過一個問題:如果一棵樹在森林裡倒下,如果這砰然巨響並沒有被任何人聽到,請問這棵樹真的「存在」過嗎?

一棵樹可能不關心存在的問題,但對於一個人來說,他的存在有無被見到或聽到就有深刻的意義。因此憲法學者也指出,思想自由如果沒有發表的自由作為載體,所謂的思想自由根本不存在。但即便有發表的自由但是沒有發表的媒介,所謂的言論自由也成了空話,可見媒介之重要。

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經營媒體需要很大的資本投入,所以媒體不是控制在政府就是在企業手中。傳播學者麥克魯漢說:「媒介即資訊」即是指出媒介的形式在某些方面就決定了內容的傳播。

拜網路科技快速發展之賜,許多新興媒體在網路世界如雨後春筍蓬勃發展。有的有龐大的資金投入,有完整的製作團隊,有強大的公關宣傳能力。他們可以請到帥哥美女主持,可以邀名人名嘴登台。他們製作出的節目可以容易的引起注目,吸引流量,帶來豐厚的回報與巨大的影響力。他們很容易成為各界爭取拉攏的對象,至於節目是否深入、嚴謹、切合社會需求都不重要。

例如以美式脫口秀為模範的網紅節目「博恩夜夜秀」就是這樣的一種新興媒體,對許多社會議題嬉笑怒罵,插科打葷,對政治人物揶揄取笑,冷嘲熱諷。這樣的風格受到年輕族群的歡迎與追捧。

但是網路媒體進入的門檻也很低,一支手機就可以完成拍攝、後製、上傳的一切工作,你的聲音就有機會被聽見。最近高雄市內門的一位里長自己拍攝韓國瑜市政團隊在當地的一些建設,並製作直播扣應節目。節目製作相對粗糙,議題侷限,點閱率只是「夜夜秀」的十分之一不到。但是草根的語言、真切的生活體驗,展現出台灣底層人民的活力與需求,十分有趣。

一條山道的修補或許比不上台北巨蛋完工與否所能引起的注意,但是可以解決當地機車族「犁田」夢魘。一條山溝的疏通也不會引起關心香港支持民主運動的「覺青」們的興趣,但是可以讓周邊的幾戶鄉民(真正的鄉民)在大雨的夜晚也能安心的睡上好覺。

你或許會嘲笑高雄摩天輪只見樓梯響不見人下來,卻不知道山區居民對高雄市政府解決長期以來自來水管管線問題的感念。你或許憂國憂民擔心台灣主權被出賣,心中充滿了亡國感的焦慮,打從心底瞧不起那些只關心農作收成能否賣個好價錢村夫村婦。

道路修補、山溝疏理、自來水管這些都是小到不能再小的問題,相較於台灣在大國風雲中美競逐中的角色,實在不登大雅之堂。這些大都會邊緣山區的老農、基層村里長,都是小到不能再小的人物,連國語都說的不好,更別說英語了,也難以入主流媒體的法眼。但是他們呈現的也都是台灣的風景、台灣的價值,他們也都是勤勤懇懇有血有肉的台灣人。

美國作家馬修斯在他《硬球》這本關於美國政治的書中提到一句話:「所有的政治都是在地的。」就是在這些小地方、小人物、小事情上,我們看到了台灣政治的轉變。

photo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free-photos-vectors/background”>Background photo created by rawpixel.com – www.freepik.com</a>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