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原住民腹背受敵,督促政府堅守基本人權

14 十二月 , 2017  

時事評論人 藍蝴蝶

「去妳的第三波民主化!」

這是立委高金素梅針對立法院三讀通過的《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不包括原住民轉型正義,而對民進黨發出的高分貝不滿之聲。

立法院文化及教育委員會11日邀請教育部部長潘文忠、文化部部長鄭麗君、故宮博物院院長林正儀等人提出「如何面對《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制定後的因應政策」之專題報告及備詢。

高金素梅立法委員於質詢中指出,民進黨立法委員吳思瑤日前在原住民電視臺的《部落大小聲》節目中以「民進黨發言人」身份表示,這次的《促轉條例》是西方民主化過程中,第三波民主化的一環,原住民的轉型正義年代久遠,不屬於這次的促轉。

此外,民進黨立法委員段宜康發言也曾表示:「先處理了威權時期的轉型正義,我們才可以清理戰場。」

問題是,「清理什麼戰場?」

經由民進黨發言人及立法委員相繼言論,大家可很自然的了解民進黨的可怕心態,也就是根本將全台灣人民視為民進黨的戰利品。

據研究,轉型正義(Transitional Justice)是民主國家對過去獨裁政府實施的違法和不正義行為的彌補,通常具有司法、歷史、行政、憲法、賠償等面向。其根本基礎在還原歷史真相以及和解。

易言之,轉型正義係經由政府檢討過去因政治思想衝突或戰爭罪行,所引發之各種違反國際法或人權保障之行為,追究加害者之犯罪行為,取回犯罪行為所得之財產權利。

親身參與20世紀幾個轉型正義的關鍵時刻,曾任南非憲法法院大法官及國際刑事法院首席檢察官理查・葛斯東(Richard Goldstone),2016訪台參與中研院法律學研究所舉辦的轉型正義研討會,也曾與蔡英文總統會面。會面之際向蔡總統強調,「時間是敵人,不是朋友」,如果拖得太久,你就失去選擇,如想為違反人權歷史下的受害者帶來肯認(Acknowledge),你不能再等下去。

理查・葛斯東提及他在種族隔離時期的南非擔任法官時,就在體制內透過法律解釋,讓某些不平等法令無效化,進而為黑人爭取平權,而被譽為「南非白人統治階層中最值得信任的人」。他公正地致力於各方對話的精神,為往後的「真相與和解委員會(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 TRC)」開闢出實踐的道路,終結了種族隔離體制,使國家邁向新生。

不過,當時的TRC以妥協方式處理轉型正義,產生幾個問題,雙方都不甚滿意:

一、加害者不想將所作所為公諸於世。

二、受害者想將他們丟入牢獄,而非獲得特赦與原諒。

三、什麼都不做或是堅持要審判,這兩種極端主張,將會撕裂社會。

依據1981年臺北市文獻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王國璠編著的《臺灣抗日史》中記載,被日本人屠殺的臺灣人約有40萬人。日治前期25年日本連續施以血腥手段恐怖屠殺,不是屠村就是抄家滅門。

日本人屠殺臺灣人的幾起較知名事件,整理如下:

桃園三角湧大嵙崁大燒殺:罹難人數約22,260人。

嘉義大莆林大屠村:罹難人數約4,500上下。

雲林大屠殺:罹難人數約30,000餘人上下。

蕭壟大屠殺:罹難人數約有27,000人上下。

阿公店(岡山)大屠殺:罹難者約11,053人。
後藤新平實施全台軍事大掃蕩:官方公布處刑11,000餘土匪。

台南西來庵大屠殺:罹難者約18,000人。

大平頂事件:屠殺30,000餘人。

後壁林慘案:屠殺3,473人。

大平頂事件:屠殺30,000餘人上下。

後壁林慘案:屠殺3,473人。

基隆大屠殺、鹽水東門事件…等等。

其中,後藤新平實施全台軍事大掃蕩,官方公布處刑11,000餘土匪,這個數字還不包括未經審判就地處死的人。這事件發生在日治時代前期,當時台灣人口約為300出頭萬人,也就是說台灣有超過千分之3的人口是「正式的土匪」!

問題是,有這麼多「土匪」嗎?

如今,我們再回頭看看民進黨以多數優勢在立法院三讀通過的《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先以原住民的轉型正義年代久遠,不屬於這次的促轉,無視原住民朋友們的平權精神;再以1945年8月15日,做為促轉條例追溯的起始點,完全區隔1895年到1945年期間更為符合「威權統治」的「日治時期」,不難明白其中的詭詐!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政治問題!

首先,筆者建議身為統治者的民進黨,必須摒棄政治立場,給予大家都可以訴說歷史脈絡的時間與空間;至於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則得選擇良善、公正、可行的形式來處理轉型正義議題(南非TRC若是沒有超過兩萬名受害者的證言,以及千名加害者在特赦條件下的自白,不可能達成真相的一致共識),求得真相及和解,除此以外則將無正義可言。

再者,認可受害者是最重要的事務之一。他們需要的是被整個社會看見並理解,若執政者做不到公開認可,不止在道德層面上無法被接受,在政治層面也是對受害者嚴重的歧視。

最後,我們必須說,轉型正義之目的是為鞏固和保障基本人權之普世價值,以督促政府停止不正義之調查懲處等等行為,最終目的在達成預防未來政府對人權的侵犯的可能。

違反人權歷史下的受害者,無論來自何處、膚色、信仰、種族,都需要被關懷、被承認。蔡總統及民進黨排斥了原住民朋友們的尊嚴、排除了對慰安婦的平反,依此基礎建立的《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只是選擇性、排他性的轉型正義極為糟糕。

「時間是敵人,不是朋友」,原住民朋友們及慰安婦們正等待正義使者的到來。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