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只在乎自己的發言人難稱職

16 七月 , 2018  

中華戰略學會 研究員 張競

行政院發言人 Kolas Yotaka 由於堅持就任時,其姓名要使用羅馬拼音,引發社會關注,隨後遭人查出當初曾犯下酒駕遭致判刑,並且又因其姓名涉及不雅意涵與日語淵源,使其更成為媒體與話題焦點。

Kolas Yotaka 本身因為出身媒體,因此獲得綠營黨政高層青睞,得以出任民進黨發言人,並接續獲選出任行政院發言人。衡情論理其專業素養、工作經驗與媒體關係,都應具有相當水準,但在事件爆發後,其應對處置,顯然就證明缺乏專業能力。

擔任發言人是為人喉舌,更是要為整體團隊進行政策溝通與詮釋立場,必要時更要能夠為政務首長經營媒體關係,所以愈是要出任經常公開發聲之職位,更要讓自己成為沒有本身聲音的好幕僚。

本次 Kolas Yotaka 成為新聞議題,完全是由其本身堅持己見所挑起,此種重視自我不甘寂寞,不知以團隊為重之人格特質,最不適合擔任施政團隊發言人,因為在大我與小我間不知取捨,未來必然會讓施政焦點模糊,政務績效受到抹煞。

更要讓人搖頭的是其危機處理與應變能力,不但回應發言內容仍讓議題繼續延燒,無法迅速降溫止血,更看不出其具有任何良好媒體關係,足以約制新聞擴大發展,讓昔日同業高抬貴手放過一馬。以其曾擔任執政黨發言人的資歷來說,此種人際關係算是相當不及格。

最重要是,當媒體詢問賴揆對其酒駕是否知情時的反應,十分不當。回答此種問題,確實是進退兩難,怎麼回答都很難看。但此時其應斷然切割,堅稱以往舊案無涉賴揆,方能避免波及未來老闆。然而,她表示,沒人會想到這些,這是很久的事,「當初我該受到懲罰,我都付出代價,從此我會以自身例子告訴大家」

儘管如此回應,未見得能夠讓媒體滿意,但至少可以顯現出僚屬應有道義與護主忠誠。但Kolas Yotaka卻是顧左右而言他:「當初我該受到懲罰,我都付出代價,從此我會以自身例子告訴大家。」還有勞前發言人徐國勇回答行政院事先對此並不知情。執政團隊發言人本來就要經常幫老闆擋子彈,假若這都無法成為直覺式反應,賴揆豈不就是所託非人?未來恐怕得常常親上火線、自求多福了。

從整個事件始自本身多嘴挑起話題,將自己搞成新聞焦點,到應對媒體追問時荒腔走板,真是過招一出手,便知有沒有。但最值得注意的是,到目前為止,整個綠營幾乎無人挺身相救,願意提供聲援,這是否顯示其本身在綠營黨內人脈不夠,抑或是人際關係不良,此亦值得觀察。

對於綠營同志來說,出面相挺發言硬拗絕非難事,但若要其經常護航,老是要為發言人清理善後,這就有點強人所難。施政團隊發言人經常要承擔救援任務,如今還沒上任,就要搞到需要他人相救,充份證明其不懂行規,才落入如此困境。

究竟綠營執政是人才濟濟,抑或是無人可用,再糟都須吞下去,真相很快就會分曉。

Photo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free-photos-vectors/photo”>Photo vector created by Freepik</a>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