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台灣中產階級引火上身卻不自知!

15 十月 , 2019  

環球科技大學生物技術系助理教授  宣仲華

台灣的中產階級,普遍有一個既自負又一廂情願的看法:現代中國落後的主因是政治制度困在數千年來的儒家威權式體制,威權制度下的中國沒有民主與自由,所以不可能發生只有自由體制才有的自主創新。

西方的藥方適合中國嗎?

因此,台灣2300萬人替14億中國人開了藥方,若中國不能走向民主自由,永遠不可能超越西方國家及台灣。若就西方國家工業革命以來的茁壯,對照同一時期清朝的衰落,並不能否定過去300年西方相對優越的事實。但人類歷史已綿延數千年,單看短短的清朝時期中國人的顢頇,實不足以下結論認定民主自由一定優於儒家的體制。

再看看過去20年發生的大事,例如阿富汗及伊拉克戰火、金融海嘯暴露西方經濟的弱點、中國以前所未有的崛起速度,很難想像民主自由怎會出現這種接近自裁的結果?

今年中國閱兵展示的DF-17,DF-100及無偵-8等三項新創的武器系統,講白話一些,這三項武器幾令美國的飛彈防禦系統及航母作戰群形同廢鐵,沒有飛彈防禦及航母戰鬥群的美國還是美國嗎?不是美國的美國,他的保證還有效力嗎?此外,再看華為在5G系統的大幅度領先美國!

中產階級的偏見

若是台灣知識份子繼續死抱著儒家體制不可能走在創新前沿的觀念,那只會顯得自負與無知。當然,選擇裝聾作啞未必會損及此刻的尊嚴與利益,但若刻意不看中國的快速崛起,又不承認海峽兩岸同屬一中,則未來子孫必然要付出重大的代價!

台灣多數的知識、經濟菁英,喜歡描述一條虛構的社會進化路徑,民主自由之發展,背後有一隻看不見的手主導的市場經濟,自動催生出中產階級;而中產階級崇尚自由與安定,多數群眾的選擇必然是匯集到多數人的利益,因而民主自由被菁英認定具有絕對的優越性。

但可笑的是,只有二戰結束到1970是中產階級的黃金30年,其他時間中產階級可說是超時工作薪資僅得餬口的共享經濟之奴隸。上世紀80年代以後,美國雷根及英國柴契爾夫人共同推動新自由主義,雷根及柴契爾堅信經濟蕭條解決之道,就是大幅降低人數僅佔1%的富人的稅賦,並以自由化為理由,開放富人投資管制。

這項政策假設透過涓滴效應,財富會由富人自動分配給其他人。但事實上涓滴效應從來就止於精明的既得利益者,從此貧富差距日漸拉大,標示著雷根以來奉行的涓滴經濟政策根本錯了。

貧富差距越來越大

法國經濟學家皮凱堤,把當前的階級以砂漏來形容,底部是大量的貧窮階級,上層是少數的富裕階層,曾經的中產階級被富裕階級一步一步的擠到社會的底層。何以中產階級的衰落速度如此之大?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亞當史密看不見的手被巧取豪奪的黑手所取代。

嚴格而論,民主制度若無法解決因黑手巧取豪奪導致中產階級消失的結果,關於民主不能回頭或民主是普世價值的夸夸之談,都還言之過早。

台灣中產階級之消失,稍微落後西方世界,但會從年輕人超時工作卻又低薪化開始,一步一步往上擴散。可憐的是這些被送進低薪化的年輕人,不知道自己將成為終身的薪資奴隸,卻還要高唱自由民主等慷慨激昂的口號把自己送進火坑!

2010年的阿拉伯之春更是個荒謬十足的例子(彷彿今天的香港)。這事被西方世界(包括台灣)描寫成自發的發洩憤怒,以追求自由民主。

然其背後真正的導火線是歐美四大糧商在國際市場競賭小麥價格,糧食價格莫名其妙的暴漲,一個被壓的喘不過氣的突尼西亞攤販,在社群媒體直播下自焚,四大糧商聯手炒作小麥價格,微不足道的突尼西亞,哪裡是糧食巨頭的對手?四大糧商開了一個高風險的賭局,但輸家是根本不知道自己就是賭局中被當成籌碼的北非人!

阿拉伯之春後遺症大

阿拉伯之春後,許多被稱作獨裁的國家被推翻,ISIS乘著權力真空崛起,內戰到今天還在打,偷渡到歐洲的難民比二次大戰的難民還多,卻被罪魁禍首的同路人包裝成一個追求民主自由的史詩,死了多少人、又有多少人當難民,沒人當一回事,正好說明新興國家的處境之艱難與作為棋子的悲哀。

台灣的知識、經濟菁英對於西方明著惡搞的把戲選擇沉默以對,從來不曾聽到有過任何一絲批評,卻對香港反送中大肆批評。年輕孩子涉世未深,不懂魔鬼藏在這些黑箱中的算計,有智識卻幸災樂禍樂當棋子的中產階級,以為偏安於安全距離之外的選擇性玩火無損自身安全,但空氣中早已瀰漫濃濃的揮發性氣體,只差一根火柴引火,差不多就與2010阿拉伯之春的北非人民一模一樣了!

但願台灣人能從盲從的情緒中醒過來,睜大眼睛看著,這個選舉的舞台被少數有權的人霸占,這些人拚命送錢(自己也撈一筆)給一定會推國人進入火坑的人,台灣中產階級的生與死就在群眾能否識破刻意與無知的人共玩的這場民主自由把戲!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