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台灣別傻傻的成了美中博弈的籌碼!

26 六月 , 2020  

立委、律師  李貴敏

美國前國安顧問波頓在新書《事發之室:白宮回憶錄》中,鉅細靡遺地描述他在白宮期間所見所聞。其中,提到夾在美中之間的台灣,恐成為庫德族後下一個被美國總統川普背棄的對象,甚至川普視台灣與大陸如同筆尖對比桌面的提法,加上台海周邊近來若隱若現的緊張氛圍,讓我們不禁為台灣的未來捏了把冷汗。

要知道,民進黨政府毫無保留地將親美路線一路走到底,幾乎到走火入魔的地步,更全力營造美國是台灣最堅實可靠盟邦的印象,但在檯面下,其實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真是情何以堪。

大國博弈、強權鬥爭,台灣朝野應該認清,弱小勢力最悲哀的就是淪為他人操弄利用的棋子,無從掌控自己命運;更等而下之是自甘成為馬前卒,為大國利益而服務,隨他人起舞,明明是籌碼卻沾沾自喜,還將自己置於兵凶戰危的風險之中,成為大國間衝突交鋒的前線戰區。到時強權兩手一攤、說走就走,祗留下兵凶戰危、經濟崩盤的爛攤子,由無辜的人民承擔。

波頓素來主張承認中華民國、以肯定支持台灣取代美方的模糊策略,因此被視為鷹派中的鷹派。會說出川普把台灣比為「筆尖」、稱台灣正好是最接近川普「抛棄名單上第一位」,其來有自。

在後冷戰時期國際政治架構中,大國外交主導著全球政經情勢,川普上台後加強大國競爭格局,強化軍事與同盟關係,全力防堵中國崛起,其反中牌的運用讓人嘆為觀止,也讓民進黨的仇中路線找到了運作空間。

在1450與網軍操控下,台灣社會理性討論空間越來越少,親中成了賣台,趨避風險成了怯懦,各種仇視、歧視性言論大行其道。相較於大陸被徹底的妖魔化,美國則被塑造成台灣堅實的後盾與盟友。

問題在於,大國的現實主義、國家利益至上,永遠主導全球政治格局。從蔣公到經國先生,人人都吃盡苦頭。當年,是最反共的尼克森希望聯中制蘇,於是祕訪大陸,讓美中關係正常化,跌破國民黨政府與所有人眼鏡。1979年元旦,民主黨籍美國總統卡特則毅然決然與我斷交,並促成美中建交。雷根隨後雖以痛批卡特外交政策的軟弱當選,卻在任內和北京簽署了《817公報》,一度釀成我方的外交風暴。

這些歷史事實在在證明,台灣的永續發展與生存,終究還是要靠自己自立自強,創造自己的價值與安全位置,用智慧營造有利於己的國際空間。在現實的國際政治中,強權首要關切的是國家利益而不是道義、承諾。即便是友邦都未必是靠得住的,何況是強國的棋子!

夾在兩強爭戰當中,不做馬前卒,是最基本的常識。退一萬步言,這一代兩岸早無仇恨,追求的都是發展經濟及民生,台灣2020年大選已經結束了,我們與其繼續選邊站、狂炒仇中情緒,倒不如既親美、也友中,加強多邊經貿互利,追求台灣社會的長治久安,回到兩岸制度化協商的正軌,更要全力規避強權代理人戰爭發生的可能。
如無視國際政經情勢警訊,一味只想著狂賭押寶,只怕最後把自己輸掉了,還在幫人數鈔票!

圖說:波頓接受媒體訪問談新書有關台灣的部份。(翻拍自新聞畫面)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