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台灣校園也正上演「消滅老師的方程式」

7 十一月 , 2020  

國中教師  具代永

筆者最近在追一齣on檔的日劇《消滅老師的方程式》,扣掉廣告,一集只有24分的長度,但緊湊的劇情發展,雜揉了校園霸凌、師生關係經營、法律、偏差的家庭教育…等等元素所構成的校園圖像,讓身處在教學第一現場的筆者很有感。

第一集,班上一位仗著雄厚的家庭背景在學校橫行霸道的學生,屢屢挑戰新任導師的底線,有恃無恐,丟東西砸老師、潑水、逼老師道歉,這些畫面與場景,都曾經發生在我的同事身上;故意在走廊擋住老師的路、趁老師進去上廁所朝裡面潑水、趁老師轉身寫板書的空檔丟紙團、在老師的午餐或飲料加料吐口水、在老師的前擋玻璃倒布丁…等等過分的事情,我至少可以寫出20件來,而這些事情,都是一群不到15歲的國中生對一個年紀都可以當他們爸爸或媽媽的長輩做出來的事情。

當然,這些心智尚未成熟的小屁孩,通常柿子只會挑軟的吃。筆者自認為不是傳統的乖乖牌學生,成長過程中也接觸過不少五湖四海的朋友,當兵一年8個月,在新訓中心擔任教育班長的職務,帶過殺人犯、偷竊犯、詐欺犯、吸毒犯…等新兵。

然而,要收服這些從小就不是在正常家庭長大的孩子,卻並不簡單,要軟硬兼施,要能同理心,要讓他們知道你是有料的,不是一個好惹的老師。

若是收服了這些「大哥」,每天來學校上課都會很有趣。這些學生不是壞、也不笨,他們只是沒一般人幸運,出生在一個幸福而溫軟的家庭,或是交了一些價值觀偏差的壞朋友,沒有大人適時地出來拉他們一把;他們很講義氣,會為你兩肋插刀,但如果你治不了他們,在這樣的教室上課45分鐘,會讓你有度日如年之感。

筆者學校今年來了一個剛從學校畢業的代課老師,教學認真,但班級經營一塌糊塗,問題出在哪裡?因為他根本管不動班上那幾個調皮搗蛋的學生。學生上課期間跑出去教室,躺在地上睡覺,她管不動之後,索性鴕鳥心態,視而不見,結果造成破窗效應,班級秩序每下愈況,甚至影響到隔壁班上課,而這樣的班級輪到筆者上課後,秩序井然,彷彿是兩個世界。

有關班級經營的理論,筆者在師大期間讀了不少,但真正對我有幫助的,其實是新訓中心那一年半高壓環境的實務訓練。

日前那位女老師在班上哭了,跟日劇裡面的男老師一樣,當眾對全班道歉,她自責的說:「我知道是我上課太無聊,才會讓你們不想上課。」

哭不能解決問題,學生並不會因為老師情緒潰堤或是跟學生道歉,就步入正軌。如同劇中老師所言,現在的教學環境丕變,學生對老師的上課騷擾,有恃無恐,再加上關在象牙塔做決策的長官,訂定一些不食人間煙火的教師輔導與管教辦法,愛與包容的正向管教策略這個大方向沒問題,但對於一些等級較高的大魔王卻根本無效,就如同劇中老師痛陳:「有的人根本感受不到,他究竟給周圍的人,帶來了多少痛苦,令周圍的人受到了多少傷害,所以我來教你,你給別人帶來了多少傷害,自己也要照原樣承受回來,這樣你才會徹底反省。」

把老師的管教權一個一個收回去,如今連下課時10分鐘是否能管教學生都要討論是否在合理狀況。做決策的專家學者們,要不要來學校當一日教師,不然上一節課也好,你們就會知道出自你們手裡的這些輔導與管教辦法有多可笑。

圖說:日劇《消滅老師的方程式》海報。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