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問政績莫用錢坑禍留子孫

28 十二月 , 2017  

退休教師 謝其政

民主政治人民用選票當家作主,選出首長治理國家,選出民意代表監督施政。為了保有政權,一切的施政,都有或多或少的選票考量乃在情理之中。但人民看到執政者卻是機關算盡,施政方略總是急功近利的短視、管見,做足表面功夫,利用人民授權所獲得的權力討好特定族群,或以順應民意為虎皮,在中央,立委諸公莫不以向中央爭取地方建設列為任內重要政績。在地方,縣市長莫不以任內開通哪些道路,蓋了若干重要建設如樓宇、體育館、音樂廳……等等列為政績中的重中之重。且越會花錢的縣市長,表示其魄力、能力與執行力越強,就越能受到人民肯定。

當國家的錢不夠用時,反正鈔票之印製與發行權力均掌握在國家機器手中,解決國家缺錢最簡單的方式是印鈔票應急;當然任何有良知的執政者,都不致愚蠢到用印鈔票來挹注國家財政不足的缺口。

蔣介石在大陸發行大量金圓券套騙民間大量黃金,當人民大夢覺醒,金圓券形同廢紙,金融秩序大亂,國民黨民心向背立現,紛紛導向支持共產黨。從1945年抗戰勝利起到1949年轉進台灣,短短不到4年,萬里江山變色,浮濫發行金圓券當是重要禍源。

同一世代,1945年8月蔣介石任命陳儀擔任台灣省行政長官署長官,於1946/5/22發行舊台幣,發行金額30億,到1949/6/14止舊台幣發行金額高達5470億,短短3年餘暴增175倍;翌日發行新台幣,並以4萬舊台幣兌換1元新台幣進行金融改革,舊台幣以3歲又20天的短暫生命走入歷史,英年早逝,並留下曾經擁有舊台幣先民們內心永遠揮之不去的痛苦回憶。

金圓券與舊台幣的殷鑑不遠,所幸掌管貨幣政策的中央銀行為不隸屬於行政院、由總統府直接管轄的獨立機構,復加歷任央行總裁展現無比捍衛新台幣之決心,有效阻止行政權企圖以印鈔票挹注國家財政不足的缺口的想法與做法。尤其自扁朝迄今的央行彭淮南總裁,在國家財政如此困難之秋,頂著12A總裁的光環與政治家有所為有所不為之風骨,依其法定職權,執行貨幣政策,守住了新台幣的價值。

國家財政困難要靠大量印製鈔票籌湊資金,不僅不可能而且不智。如果國家機器的操作者企圖用印鈔票的方式籌湊資金,人民又縱容、無所作為或想有作為而不可得,甚或人民就是促成執政者印鈔票的幫兇時,那不僅只是一黨一派政權之更迭,一旦金融秩序失控,事涉國家安全且有亡國之虞,當年蔣介石尚可轉進台灣,今日可能只剩蘭嶼、綠島可死守。

為籌湊國家建設資金,合法可行管道有二:其一,增稅。其二,舉債。前者衝擊選票,考量選舉,運作空間有限,因此舉債成了挹注國家財政不足的缺口的靈丹妙藥。

中央政府已經積累了5.6兆的國債,這5.6兆尚不包含各縣市政府的舉債額度,也不包含從年初吵到年中的年金改革案,其原本應付未付軍公教人員退休撫卹金、18趴優存補貼金……等所謂潛在性債務。

從中央的總統到最基層的村里長等手握行政權的首長,或從中央的立委到最基層的鄉鎮市民代表,皆是由人民直選產生。姑且將人類貪婪所衍生利用手中的職權逕行貪墨不法、營私舞弊、以權換錢……等行徑對國家財政所成傷害忽略不計,先來探討以建設為名的支出所需。

計利當計天下利,求名當求萬世名,當選首長後,應站在歷史的高度施政,每有重大決策時,當以3、50年甚或100年後,我要為我曾經主政的台灣或城市留下什麼?不以個人短視、選民近利為念者,政治家也。當選宣誓就職後所念茲在茲者只選票一端者,此政客也,若政客利用人民所授予之權力貪墨不法、營私舞弊、以權換錢者,無恥政客也。

如今,各級民代不問錢從哪兒來,盲目向其所監督制衡的行政單位爭取建設經費,都可列為亮眼政績,成為下屆選戰政見之主軸,而這些政見又能獲得特定選民支持,順利連任甚或更上一層樓、問鼎縣市長、總統大位,似乎成了台灣政壇政治明星養成方程式。

放眼政壇,政治家如鳳毛鱗趾,政客多如牛毛,若干無恥政客劣行敗績罄竹難書。如果毫無節制用舉債所撐起的所謂建設與社會福利政績,不知量入為出的政客當道,台灣的明天將為兌現錢坑政見,禍及子孫。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