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國會多數暴力比專制獨裁還可怕

16 十二月 , 2019  

學術工作者 徐惠

民進黨在2016年總統及立法委員選舉雙雙獲勝,並且在立法院贏得了絕對多數的68席席位。

由於是穩定多數,因此在過去將近四年的任期內,對於一些爭議性極大的法案,極度逞其穩定多數之能耐,強行通過,完全不重視民主政治:少數服從多數,但多數尊重少數的基本原則,摧毀民主倫理,令人不禁對民主政治,絕對多數暴力比專制獨裁還要可怕,留下深刻印象,這也是多數政治學者認為台灣民主政治實質上,大幅度倒退或衰退的主要理由 。

許多爭議性極大涉及是否違背人權、正義等民主基本普世價值的法案,例如年金改革、轉型正義、國民黨黨產處置條例,以及最近的考試院組織法的修正,和即將強行通過的反滲透法等,都是利用國會絶對多數的暴力手段強行推動,呈現專制獨裁本質的反民主發展及民主的倒退和衰退。

民主政治的多數決是以數人頭來代替打破頭的和平方式,取代專制獨裁先天就有的暴力本質和傾向。但究竟相對多數或絕對多數是否就代表真理、正確、正義和公益,則大有疑問。因此,在政治思想上一般都對民主政治的多數決有所保留,像提倡全意志(General will)及眾意志(Will of All)的古典自由主義者的法國政治思想大儒盧梭,就曾語重心長地指出:多數的意思,並不一定代表全意志或眾意志,有時候少數人的意見,反而才是對大眾有利的眾意志。所以,民主政治對於如何落實尊重少數,早在政治思想中就留有伏筆。

對於民主多數暴力防範最多的莫過於美國的政治制度設計。像面對國會以人口為基礎,代表多數能決定一切的眾議院,美國憲法的制定者就以能凸顯少數的不論大小州,都只能選出2名參議員的參議院來加以制𧗾,而所有法案都必須參眾兩院一致通過,才算完成立法。

此外,為了讓參議會的小州能對抗大州,還特別設計了能讓參議員幾乎毫無限制時間發言的阻撓立法的制度,佔少數的參議員就可以用此來對抗國會多數暴力。

我們的立法院多數暴力的專制獨裁,表現的最為淋漓盡致的就是在一讀會審議中利用同黨委員的多數,不付委經詳細討論及廣徵民意的公聽會逕付二讀,到二讀會中,又以席次上的絕對多數,強制表決,因而通過許多違憲、違反民主普世價值的立法法案。

為了防止國會絕對多數的專制暴力,2020年的立法院選舉,讓民進黨在立法院中變成少數,當然是一個辦法。但為了追求民主政治多數尊重少數的精神,是否對於法案逕付二讀表決,做出特別限制,例如一讀會中,對於逕付二讀的表決,應該以特別多數如2/3,或3/4加以限制,是可以思考的方向。

另外一個比較可能發揮多數尊重少數的制度設計,是增加立法委員的席位,現在的113席,使得立法院的多數黨相當容易控制委員會,如果立法院委員席位增加到150席左右,讓不分區立委和區域立委席次各佔一半,降低全國不分區立委的分配門檻,從百分之五降低到百分之二,則一方面仍可能產生多數黨,另一方面,增加少數黨席次,似可增加少數黨在委員會及院會中,防止國會多數暴力之另一個可以思考的改革途徑。

台灣歷經多次政黨輪替,但民主的實質進展不僅留在原地踏步的窘境,甚至有倒退及衰退之批評。如果明年一月11日可以下架民進黨,代表國會的立法院應如何改革,是主政者的當務之急。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