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媒體失能 台灣危矣

5 十二月 , 2019  

        環球科技大學生物技術系助理教授  宣仲華

距離2020投票不到兩個月,這是台灣民主化以來的第六次總統大選,期間經歷過三次政黨和平輪替,換言之台灣的政治發展某方面而言已經具備一定的成熟度,此等得來不易之成就實乃藍綠雙方過去共同的努力。

媒體應該監督政府

就民主政治而言,不同陣營利用透明且合法的資源推動不同主張本乃正常之事,但民主要能走遠走好,檢視掌握執政大權的權貴是否墮落是個非常重要的指標,而最能代表權貴是否墮落的指標就在媒體能否公正地扮演第四權的角色;任何一個運作良好的民主政體,媒體應該是用來監督政府,並且100%是現狀的批判者和挑戰者。

然而,看到最近台灣的總統大選,媒體近乎一面倒的替蔡政府帶風向,不禁懷疑台灣執政的權貴是否已墮落到必須依靠收編媒體才得繼續執政的地步?當多數媒體選擇與執政權貴站在同一邊,已經表明民主政治正在慢慢地走向腐化,更嚴肅的問題是台灣民主還能走多遠?

媒體本屬於公器,應該被嚴格限制在透明的框架裏,若成為個別候選人的隱性喉舌,可說是民主政治中最大的威脅。

不要小看帶風向的效應,也不要忽視媒體政黨化對於民主基石的腐蝕力。從外表看不出帶風向有任何違法的痕跡,但這就是民主體制中媒體帶風向的詭譎之處,風向可以把權貴的企圖包裝成大家共識的信條,讓這個信條如同空氣一樣自然,除此之外你別無其他選擇。

不公平的選戰

它更能夠讓逆風向的對手被操作成極端、粗俗、孤立等負面陷阱。面對這種不公平打法,對手難有招架之力,這也是賴清德從穿西裝到被打到僅剩一條內褲蔽體般的難堪,韓國瑜被一堆染黑的烏煙瘴氣拖累也是如此。

媒體依附權貴不是台灣獨有,老牌民主國家美國及英國,媒體扮演權貴打手的例子多到手指頭都數不玩,其中更有造成選舉翻盤的例子,例如英國1992年金諾克領導的工黨選前一週民調還以6%領先保守黨,2010年克萊格領導的自由民主黨民調遠遠超過保守黨,隨後支持保守黨的媒體發起一波波的攻擊,醜化、抹黑、栽贓對手,保守黨就這麼打敗了對手,其手法一如今日台灣媒體集體攻擊韓國瑜一樣。

2003年美國炮製伊拉克藏有大規模殺傷武器並暗中支持恐怖份子,未經聯合國安理會授權,單方面入侵伊拉克,此乃明顯違反國際法及良知的軍事打擊,卻獲得美英所有主流媒體的一面倒支持,包括自詡為媒體良心的《紐約時報》、CNN等。當媒體甘做執政權貴的應聲蟲,從此就失去了無冕王的光環,也失去了作為中道的力量。

附合權貴的媒體 

今天紐時也好、CNN也好,費盡心力批評川普的胡作非為,川普只要簡單回應一句假新聞,就把紐時打的滿地找牙,這是紐時的咎由自取。當紐時左臉曾是權貴的打手,再怎麼也難相信他現在的右臉會是言論自由的捍衛者!

媒體一旦曾經附合權貴,民主政治就失去了防腐功能,這也是英美這些年來內部問題叢生,卻又找不到解方的問題所在。看看美國打壓華為,只能從國安、情報、偷竊等沒有證據的理由威脅盟友,手法之惡劣幾與流氓無異,華為之所以死不了,不難想見有多少盟友真心的附從美國無理的要求。

美國從二戰結束後經濟產值接近全球的一半,到今天不到全世界的1/5,顯見美國一直在走下坡,恰恰印證拉攏媒體不擇手段地贏得大選,結果就是國家緩步的衰落;這當中媒體的靠攏權貴沒能發揮第四權功能應該是其中一個重要原因。

台灣媒體甘做蔡政府的附庸,配合蔡政府販賣不安全感,把國民黨染紅成統派、把中天誣陷成紅色傳媒,但遠端的紅色又如何呢,會比在關達那摩虐囚的美國恐怖嗎?林飛帆坐領超高薪資,難道不比中國更不可思議?

權貴爽,庶民哀

政媒一家,爽的是少數權貴,苦的是多數庶民,算算看有多少比例的庶民其固定薪資不到30k。若庶民不能覺醒,放棄用選票追究媒體之失能及蔡政府之濫權,台灣持續、緩步、不可逆的走向衰落就難以避免。庶民要記得:唯一支持蔡英文,後果就就是唯一看衰台灣。選她台灣怎會贏?!

pic by <a href=”https://pixabay.com/zh/users/Peggy_Marco-1553824/?utm_source=link-attribution&amp;utm_medium=referral&amp;utm_campaign=image&amp;utm_content=1002802″>Peggy und Marco Lachmann-Anke</a>在<a href=”https://pixabay.com/zh/?utm_source=link-attribution&amp;utm_medium=referral&amp;utm_campaign=image&amp;utm_content=1002802″>Pixabay</a>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