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媒體應成為箝制濫權的防線

31 五月 , 2020  

博士研究生  張光瀚

「掌握媒體、網絡資源者成為上帝,反之成為魔鬼」這是擁有絕對資源者才有能力辦到的事,普遍來說,群眾認為這樣的情形只會出現在如德國納粹或是前蘇聯、中國大陸等共產國家;但回顧當今世界各國無論任何政治體制,都有操弄網路、媒體而獲得政權、達到目的的例子,近年如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及同年在英國發生的脫歐公投都是如此,最後結果令人出乎意料,事後分析發現是媒體的宣傳造就了當下的投票行為。

希特勒的宣傳部長戈培爾曾說過:「大眾傳播媒介只能是黨的工具,它的任務是向民眾解釋黨的政策和措施,並用黨的思想理論改造人民」、「報紙是教育人民的工具,必須使其為國家服務」,他所強調的就是必須完全控制媒體,才能夠控制人民,達到其執政的目的;對照現今的共產黨也說:「媒體都姓黨」,如此看來,極權國家透過完全的媒體掌握來鞏固政權;但反觀民主國家又何嘗不是如此,運用行政、立法及司法的力量去箝制媒體,甚至以利益收買的狀況比比皆是。

 

法國著名的社會學大師布迪厄在談論當時主流媒體「電視」時說到:「媒體記者掌握壟斷事實的權力:電視是一個少有自主性的溝通工具,記者間的社會關係限制壓迫著激烈、殘忍無情的競爭關係,直到後來產生勾結關係。」這段話寫出電視記者起初為了收視率,搶獨家、爆料、捏造事實,到最後甚至與政治勾結,寫出與歷史疏離、與事實斷裂的報導,只呈現想讓群眾看到的片段內容;而事實上,有深度的評論內容及詳細的真實報導,真的比不過談話性、充滿娛樂,能言善辯者的閒扯來的吸引群眾的目光。

正因如此,在此次2020的總統大選後,透過各家媒體、網路的多方檢視,可以發現這樣控制媒體的情形真的出現了。為了獲取政權或利益,能夠不惜犧牲多數人民的秉性善良的特質,鋪天蓋地的打壓對手,肆無忌憚的操弄群眾情感,訴諸反智、不理性的行為;透過媒體來操弄老百姓,如此不道德的行為一再上演,最近網上爆出的政府收買媒體價格表,以及報導遭駭客變造總統府文件的跨張訊息,都是對如此愚弄(或魚肉)民眾的反撲。

真相總有一天會大白,但因等待而消磨的時間與金錢,浪費的都是國家的資源、人民的納稅錢;媒體應該是民主的公器,是用來監督政府的第四權,人民用選票選出代表自己的政治人物,不是讓他們組成政府後,濫權侵害人民權利,甚至藉機奪取利益;二戰後德國牧師尼莫拉為了讓世人記住納粹在紀念碑上提字:

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我不說話;

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我繼續不說話;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因為我不是天主教徒,我還是不說話;

最後,他們奔向我來,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如何避免被媒體操弄,從端正媒體素養、新聞識讀等方面著手,基本對網路、媒體的報導多方求證,切莫輕信這些大量放送、具有特定目的的訊息,以點閱、訂閱、按讚、轉發等方式來支持真正的好媒體,拒看、拒傳、拒談來抵制不良媒體,汰除貪婪政客及利益團體,成為一個能夠辨別是非真偽的公民,創造對個人、社會及國家未來最好的環境。

pic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free-photos-vectors/social-media”>Social media vector created by freepik – www.freepik.com</a>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