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實質薪資停滯 不僅只是勞資分配不均

11 十二月 , 2017  

工程師 魏世昌

依行政院主計總處11月下旬甫完成的統計顯示,去年國人創造了17.1兆元的GDP,受僱人員所獲得的報酬是7.5兆元,占GDP比率43.81%,比1995年之50.1%、2005年之45.4%,降低了許多。

無可否認,台灣的實質薪資在過去十幾年來出現了成長停滯,甚至倒退的現象,的確和勞資分配不均,經濟成長果實多落到資本家手上有關,但實際上也是因為我們企業的成長出現了停滯;尤其過去台灣政府長期給予電子產業浮濫的補貼,包括稅率、電力、土地和匯率、利率等等,導致台灣的電子業出現重複投資且過度競爭的現象。

根據財政部賦稅署統計,過去政府為了獎勵高科技產業,持續提供租稅優惠,光是最近10年,《促產條例租》稅減免金額就超過一兆元;以2004年為例,當年促產租稅減免高達1483億元,其中電子零組件(半導體、印刷電路板等)製造業減免金額就超過669億元,占了四成五。

此外,監察院的報告也指出,這些企業主可以享有來自各部會的相關租稅減免方案多達34種。2005年一家晶圓代工廠,盈餘是934億,卻只繳了二億元的稅,只占盈餘的0.214%。

即使2006年最低稅負制實施後,高科技產業繳稅的情況已有改善,但根據台灣證券交易所《2010年度上市財務資料分業比較表》的資料,當年度台灣上市公司紡織纖維業的平均稅前淨利率為13%,而整體上市公司中屬於電子產業的部分,平均稅前淨率卻僅只有7%,幾乎只有紡織業的二分之一。

對於產業政策而言,其實政府該做的,不是介入太多,給予特定產業租稅優惠等各種獎勵補貼或者金融體系的援助,因為那反倒會讓企業慣於安逸,缺乏創意、對人才培育的不足,一再錯過產業轉型的良機;政府該做的是讓市場的資源分配回歸正常的軌道,減少重複投資與惡性競爭的現象,讓市場機制逐步淘汰二線業者,如此空出來的資源將得以滋養並創造出新的產業,也使僅存留下來的企業能夠享有更正常的經營環境;而當企業創造出更多的價值與就業機會,民眾的薪資水平也才有成長的機會。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