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小明回不了家,戳破自由主義的幻覺

29 六月 , 2020  

環球科技大學生物技術系助理教授  宣仲華  

新冠肺炎爆發後,在民進黨偏安及恐中的情結下,讓滯留中國的「小明」回不了家,人權如果是普世價值,一個被人民選出來的政府,怎能剝奪自己人民回家的自由?

公然的歧視

說起來不可思議,這個政府是被人民託付來治理這個國家,當他取得政權後,卻以政治的理由歧視其子民的人權。由此觀之,民進黨在利益考量與壓力當下,他對所謂自身的核心價值不過是嘴巴說說,基本上是不屑一顧的,他連假裝維護口中的價值都做不到,遑論民進黨會有真勇氣站在第一線替台灣擋子彈?

台灣口口聲聲稱自己是自由民主的國家,自由主義最重要的一個特徵就是強調不可剝奪的權利與寬待不同見解的人,但小明的權利莫名的被剝奪了,而其被被剝奪的理由絕對稱得上是刻薄。這個與自由價值乖離的矛盾,正是自由主義被意識形態綁架的後果。

再看美國黑人長期被歧視的例子,也說明了政治自由的體制下,未必個人自由是天生的,未必是不可剝奪的,否則怎會引發黑人暴動!

政治自由主義怎麼會傷害到人權?這必須由政治自由主義天生的缺陷說起。第一,他假定人類是天生是孤立的自由個體,但人類進化以來一直都是社會存在的;第二,他宣稱權利是不可剝奪的,每一個人都應該認識到權利的重要性和普世性,但權利在日常生活中的影響並沒有自由主義者想像的深遠。

美國不再是老大

第一個缺陷造成自由主義忽略民族主義的重要性,暗示個人優先於社會就可以無視社會的規範,但由美國新冠疫情的失控,證明無視社會性的優先存在,其後果就是疫情擴大。

第二個缺陷的難題是無法就何謂美好生活劃出一條界線,在自由社會中,個人權利優先的背後其實是資源在支撐,有資源的人就能決定偏好的規則,自然就會衍伸出小明不能回家的矛盾。

自由主義在美國單極的領導下,曾經獨領風騷好一段時間,但新冠疫情在美國一發不可收拾的爆發下,美國多年累積的弊端亦跟著引爆,紙糊般的公衛系統、愚昧的領導人、形同水火的兩黨政治、內閣團隊的紀律渙散、一般民眾的日趨弱智化、難解的種族問題等,徹底顛覆大對美國的刻板好感。德國總理梅克爾6月26日接受英國《衛報》等歐洲6家報紙聯訪時說,不要認定美國仍想當世界領袖。對照二戰結束時美國帶領歐亞自一片廢墟中重建繁榮,難以想像德國總理會在公開場合這麼描述美國尷尬的轉變。

近期美國衰落之快,很重要的一個因素是中國快速的崛起,若無快速崛起的中國,美國大概還不至於灰頭土臉到如此狼狽的地步!6月18日谷歌前總裁、現任五角大廈創新委員會主任Eric Schmidt接受BBC專訪時,坦承對中國有偏見,至少他本人長期低估中國公司的創新能力,無論美國與中國脫不脫鉤,都沒法遏制中國技術的創新,但脫鉤的危害遠大於不脫鉤。Shmidt非常不認同中國,但他更知道與中國脫勾的嚴重後果。

兩強對幹代價大

當中國已經是超級大國,美國當然不再是唯一的超級大國,兩者對幹的代價非常大,也因為兩國千絲萬縷的糾纏在一起,即使打代理人戰爭的代價也非常高。

所以台灣人不用誇大台灣擁有民主自由的標籤,在現實的國際關係,不會有國家傻到會無條件為台灣得罪中國,這也是川普私底下將台灣比喻為筆尖的背景。至於其公開口頭挺台,不過就是利用台灣當棋子罷了,可惜,台灣人寧可相信錯覺,不願相信現實!

由梅克爾與Schmidt的發言,不難理解國際上對美國普遍的看法就是憂心忡忡。美國有問題不意味著自由主義不是良善的力量,基本上能保護及尊重個人權利的國家總是會讓人民滿意的,但以自由主義作為外交政策如美國,或著以自由主義背棄民族主義如台灣,這就走錯了方向,最終反而會傷到自身追求的自由主義價值,一如香港表面追求自由的反送中,卻暗中導引到港獨(暗示以自由否定民族),最終反而傷害到港人治港的自由!

誰是川普下一個背叛的對象?

當中國發布即將實施港版國安法,美國的反制宣示不痛不癢,對黎智英與陳方安生等人而言,可能他們會懊悔當初聽信美國指示,現在需要美國實質支持時,回頭一看,美國不見了。

川普可以背叛替美國擋子彈的庫德族,黎智英、陳方安生的份量豈能跟庫德族比,如棄子般被丟棄只是剛好!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