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小英大贏後的台灣 道路仍然崎嶇

31 一月 , 2020  

    環球科技大學生物技術系助理教授 宣仲華

蔡英文以接近300萬票的懸殊比數,大勝韓國瑜,半數以上台灣人心中的夢想、怨氣傾瀉似乎達到了頂點,其歡欣鼓舞的程度堪比柏林圍牆倒塌時德國人民的興奮。

台灣的命運深繫中美雙強勢力的消長

筆者無意在台灣人欣喜若狂的當下潑冷水,但也不得不提出一個冷冰冰的事實:台灣的命運深刻的與中美雙強勢力消長繫在一起,蔡英文勝選旋風吹起的主權獨立之榮耀感,未來即將面臨的是鐵板般的擠壓。

或許台灣人早已認定網路庸俗化的勝利就是真理,躲在網路中霸凌自己感情上看不順的人與事,盡情在網路同溫層享受大勝,目光如豆的台灣網民,誰會從歷史中找教訓?問題是社群的一廂情願真的抗拒得了歷史的鐵律?

將時間軸從1989年拉長到今天,中美間GDP之比例,從6.1%到2018年的66%,冰冷又現實的數據,具體顯示中美兩強整體實力的快速拉近,只要用簡單的外插法,即可推論短期內中國超美將會是鐵一般的事實。當中國經濟體量超過美國,研發經費的增加、研究品質的提高、新技術的應用、軍事的投資將遠遠甩開美國。

美國迫切的打自傷的貿易戰;即使美國醜化說盡要盟友棄用華為5G,英國寧可得罪美國也堅持要用華為,一語道破原由美國所主導的國際秩序正在緩步的崩解當中。

被玩殘的美國夢

看看近10年的變化,WTO被川普幾乎玩死、G7不得不擴大成G20、亞投行的成立打破世銀獨占地位…種種現象都看得出美國曾經主導的秩序,正緩步解體且美國無力扭轉。柏林圍牆的倒塌恰似拉起西方勢力盛極而衰的序幕,一個國家的衰落及崛起,絕不是一天兩天的偶發事件,也不是遺傳基因般的天生注定,其實都事出有因。

美國由盛轉衰,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二戰結束以來的美國夢煙消雲散,所謂美國夢是指每一個美國人不論你的出生,經過努力學習及接受完善的教育,都可以買到房子、車子,下一代更可向上進昇到富裕階級。

美國靠著二次大戰的紅利,開啟一個人人有錢賺的美國夢時代,日子好過,階級自動均勻分佈。時至今日,二戰紅利消失,但菁英階級逐利的本性依然不變,在民主自由的體制下,資本自由流動等同於言論自由,沒人敢挑戰新自由主義標籤下的資本自由化,加上中國人的勤勞刻苦,自由流到中國的資本獲利遠超過留在美國本土,於是絡繹不絕的資本匯為長河流到中國,利益就在無聲無息緩緩地由美國的勞動者流向資本家及沾上邊的菁英階級。

美國自動分裂成兩個牢不可破的富裕階級與貧窮階級。當階級不再流動,表示社會的基礎架構徹底凍結,連帶影響到教育體系、經濟分配及政治權力同樣也一分為二。當社會逐漸演化成兩個固化的階級,個人的成功不再依據個人的努力與教育程度,而是跟出生有關,強大如美國也免不了走向衰退的命運。

少數菁英壟斷的民主 

美國向來是民主自由的典範,一般都認為民主多數決會自動糾正群眾的錯誤,這也是自由選舉的核心價值。但一直是自由選舉的美國,為什麼短短數十年,選到最後會放任少數人合法剝奪多數人利益?顯然民主自由的運作出了問題,更大的問題是在民主制度下無法藉由選舉糾正群眾的集體錯誤,明明看到少數人因自私犯下大錯,多數選民卻因少數菁英壟斷政治、獻金、媒體、智庫、學界、話語等不可動搖的勢力,無力改變現狀,繼續當個被操控的投票魁儡。

現實上美國夢早已是惡,但根據皮尤調查,大部份的美國人仍然相信美國夢。由此可見,一旦利益集團成型,就是一個長期、逐漸、緩慢而且不可逆的向下流動。

回過頭來審視蔡英文以民主自由包裝仇中、醜中、衰中,因而在選舉中獲得大勝。蔡英文以仇中嚐到勝選的甜頭,更誇大民主的成效,志得意滿之際接受BBC專訪,談及中國若武力犯台會付出極大代價,此話並未誇大,但也並不完整。就因代價不小,對岸才不會魯莽動手,但不表示對岸沒能力動手,也不會因為代價太大就不會動手,猜測對方會不會動手,實在有點幼稚。

投票選舉真的能保台? 

對岸真的要動手,熟悉武器裝備的人都知道,沒有美國武力相挺,台灣根本撐不下去,即使有美國相挺台灣也未必贏得了,真相是不會有國際友人敢冒DF41  (東風-41型洲際彈道飛彈)的威力協防台灣。若說民主保台,稍具知識的人都知道台灣的民主真相是怎麼一回事,也知道目前絕大多數的民主盡在坑殺投票的魁儡,若要靠它保台,還不如仰仗城市巷戰拿支掃把保台來得實際。

就中美勢力消長而言,時間是站在中國一方,實在看不出台灣的長期勝算在哪裡?

更無厘頭的是,動不動就抬出中國鴨霸、中國是沒有自由的獨裁者,這麼說好像中國很在意台灣的批評,台灣一擺出民主先知的模樣,對岸就立刻雙手合十的退避三舍,天下的規則就是台灣網民說的算,哀哉,台灣人民的盲從怕要撞上冰山才會喊痛!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