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少子化來襲增產報國是責任

17 二月 , 2018  

退休教師 謝其政

對4、5年級生而言,在婚宴場合,常用百年好合、永浴愛河、白頭偕老……等等祝福新人,唯獨早生貴子必須忌口。斯時戰後嬰兒潮,人口學家都奉馬爾薩斯(Thomas Robert Malthus,1766~1834)巨著《人口論》(An Essay on the Principle of Population)為執行人口政策之圭臬。馬爾薩斯認為:除非我們的大自然的物理結構發生決定性的變化,否則糧食增加僅會呈等差數列,而人口的增加卻會呈現等比數列。所以他認為人類必須顧慮食物的缺乏,及受現實窮困的折磨,對已生人口所加壓迫做出積極的限制。用大白話說就是如果地球上的人口任其自然發展,過多的人口擠在有限的地球上,人類將受缺糧之苦。

為降低人口壓力,在台灣實施家庭計畫,耳熟能詳的文宣為兩個孩子恰恰好,一個不嫌少,大陸則實施一胎化政策。曾幾何時,少子化浪潮衝擊台灣,每年出生嬰兒數從1979年的42.6萬一路下滑到2010年的16.7萬谷底後略微提升,在2015、2016年分別為21.4、20.8萬,2017年降為17.2萬,鼓勵生育成為新的人口政策。

人口政策從家庭計畫到鼓勵生育,與昨是今非,今是昨非無涉,乃形勢發生改變所必需之政策調整。人生也有涯,有賴生兒育女繁衍生命,少子化浪潮加上科學昌明,醫學進步,人均壽命提高造成了人口爆炸外,更衍生出另一個人口老化的問題。在台灣除低薪陰霾壓的年輕人喘不過氣來,每對夫妻必須供養父母、岳父母計4人,若生2個小孩,合計老少6口之生活重擔都加諸為低薪所苦的年輕夫婦。因此逼得年輕人不敢生小孩,政府祭出多項鼓勵生育政策,但成效有限。

少子化及其所衍生的人口老化,蠟燭兩頭燒,燒到年輕人大嘆養不起小孩,或是不只看到台灣的未來沒有未來,甚至更宏觀的看到人類的未來也都沒有未來,生出小孩也是活受罪,因而拒絕生養。

要不要生小孩是個人的決定。但出入有車,假日出遊、友朋與會、聚餐不斷,三兩年來一次出國旅遊。然後說我養不起小孩,我不敢生小孩,如此說法有說服力嗎?回到實施家庭計畫的年代,戰後嬰兒潮時代,斯時物質條件遠不如今時,胼手胝足的父母,天生天養的也把一群子女拉拔長大成人。日子是清苦、平淡的走過來,但孩子們也都沒有餓死。

因為擔心孩子受苦之說,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責任與義務,繁衍生命是神聖的任務。如果因擔心孩子受苦之說成立,沒有新生命注入的人類社會,當上一代機能老化、失去工作能力、生活自理能力時,誰能擔負養老送終之責。可能攢足養老金的你,可以雇用機器人。但冰冷的機器人相較於兒孫滿堂、承歡膝下之場景,是否會有幾許落寞與孤寂襲上心頭呢?

而對人口結構改變,當然要調整人口政策,當少子化問題已經嚴重到國家安全層次,或更嚴重到已然成為人類在地球上生死存亡之挑戰時,除國家機器在政策上加大力度催生,用更大的誘因吸引年輕夫婦努力「做人」,增「產」報國外。也請不要再以經濟因素或擔心孩子受苦為理由不生小孩,因為兒孫自有兒孫福。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