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已陷入選擇性失憶的台灣

1 九月 , 2020  

環球科技大學生物技術系助理教授  宣仲華

判斷一個社會健不健全,能否長治久安,不是看這個社會記得什麼,而是看這個社會忘記什麼!台灣記得太多無關緊要的瞎掰、亢奮、粉飾太平,卻忘了更多自己失憶造成的惡果。

當馬英九宣稱,兩岸間首戰即終戰,蔡英文立刻高分貝回擊馬英九的發言是卑躬屈膝。

除了失憶的人以外,稍懂數字的人皆知,兩岸軍力根本不在同一個檔次,真的打起來,必然是雞蛋碰石頭的一面倒,面對必倒,這樣的答案怎麼會是卑躬屈膝?

馬英九談的是無法迴避的事實,蔡英文卻要大家忘掉這個難堪的事實,但選擇性遺忘,不表示這個事實不存在,也不表示兩岸開打後,台灣仍然能夠船過水無痕般的平安。

大港開唱,台上、台下如癡如醉的沉醉在仇中、抗中的亢奮中,卻忘記了中國的國力是台灣的好幾倍大,一群不想記得未來出路在哪的人,刻意塑造秀味十足的亢奮,仍然無法抹去大港開唱就只是健忘所製造的短暫泡沫的事實。

筆者並非社會學專業,不太有資格越界探討台灣選擇性失憶背後深沉的故事及原因,惟台灣的學界泰半深陷選擇性失憶,要想借助台灣的社會學界從中反思,希望亦不大,筆者只能藉著川普旋風對美國的傷害,試著做一個比對參考,期望台灣能從選擇性失憶中回到現實。說實在,台灣要生存,忘掉威脅然後喊爽絕對會誤事。

台灣人大概不知道川普的死忠選民有不少是低學歷、低收入的所謂老白男。台灣人總以為美國的白種人高高在上,錯把美國白人都當成是祖克伯、比爾蓋茲,除了膚色以外,被人貶為「白垃圾」者,某方面還不如有色人種,這也是川普選民常常憤恨不平的地方。

在這些白人心目中,移民、少數族裔都是投機的插隊者,讓忠於上帝、忠於美國價值的道地美國人的美國夢破碎!在2016年川普競選的場子,川普在台上高呼:把移民趕出美國;在美墨邊境築牆、墨西哥會買單;我不會讓其他國家敲美國竹槓;把自由派趕出華盛頓…,川普演講引起歡聲雷動,令人產生主宰、張狂、明晰的感覺,以及國家自豪感及個人振奮感。

然而白人落在隊伍後頭的事實,讓美國夢愈來愈模糊,保守白人的憤怒、恥辱、無奈,在川普帶動的亢奮中,彷彿瞬間一掃而空。

但離開場子後的選民,4年過後依然在貧窮線掙扎,黑人暴動、新冠疫情肆掠、失業率飆高,荒唐的是股市再創新高、蘋果市值超過2兆美元,天堂愈來愈高,地獄愈來愈低,中間的鴻溝愈來愈大,這就是川普治下的美國。美國怎會搞出這麼離譜的政治制度?

但這些被稱為「紅脖子白人」的失落,真的是移民、少數族裔、自由派所造成的?其實,這些白人在上世紀70~80年代還是美國夢的受益者,但為什麼短短30~40年間,這些一直熱情擁抱自由市場的白人,最後卻被自由主義搞到工作不保、住家被拍賣、收入停滯、健康走下坡的地步?

看看美國的現況,富人的經濟政策,搭配著社會問題的誘餌:投票想擺脫政府束縛,結果從新聞媒體到肉品加工、農業生產,各行各業都被大集團壟斷控制;投票想要打擊菁英主義,結果在社會運轉過程中,財富反而前所未有的集中在菁英手中。

選擇自由主義,最後被自由主義出賣,錯不在自由,而在自由主義的演化,自然而然造成選擇性失憶!因失憶之故,階級戰爭搞錯了方向,胡亂的惡鬥,使得人們從疲憊不堪到惱羞成怒。

而國家的發展更是錯亂。川普居然宣稱2020若敗選一定是民主黨作票!看來川普是在預先號召失憶的人群集暴亂,黑人可以暴動,白人為什麼不行!

從美國紅脖子白人的墜落,可以看出長期的失憶症,對國家的傷害有多大!民進黨對兩岸關係的炒作,也在告訴大家,忘掉中國的強大、忘掉解放軍的軍力、忘掉中國科技實力、忘掉中國傳統文化、忘掉中國是台灣最大的出超來源;更努力提醒大家中國十分惡劣、台灣是個獨立的國家、自由民主超越主權與血緣。

當府院黨同步攻擊馬英九的首戰即終戰的警語,台灣正在開始走向選擇性失憶之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路的終點,必然會窄到讓大家窒息!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