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建立公平正義的租稅環境

27 二月 , 2018  

工程師 魏世昌

在台灣過農曆春節期間,遠在太平洋對岸的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接受CNN採訪時表示,「我繳的稅超過100億美元,比任何人都多,但政府應該要求我們這種富人繳更高的稅。」

他的看法與美國去年才通過的稅改案所帶來的結果相歧。蓋茲甚至認為,川普政府將企業稅從35%下修至21%,不是一項進步的稅改案,而是一項退步的稅改案。因為相較於中產階級或貧窮的民眾,富人得到的好處遠遠多上許多。

而且根據美國國會稅務聯合委員會統計,聯邦企業所得稅稅率每降低一個百分點,美國聯邦政府的稅收將在10年內減少一千億美元,意味著未來美國財政赤字將增加數兆美元,造成龐大財政負擔。

因此,這擴大減稅的背後,事實上仍是「劫貧濟富」的全民買單,也加劇了貧富差距,因為財政缺口將來一定是由個人所得稅來彌補,試問這樣的減稅措施能使美國的勞工和中產階級受惠嗎?

同樣地,日前我國立法院三讀通過的《所得稅法》修正草案也飽受外界批評,因為表面上看,好似人人減稅,但實際上減稅重點在股利所得大戶分離課稅,一年減稅四、五百萬元,薪資所得者則不過減數千或三、五萬元,何況乎更有許多窮人可能收入低到不用報稅。

台灣稅賦的長期不公且偏袒富人,連鴻海董事長郭台銘也很有意見,郭曾提出開徵「富人版所得稅」,建議全國前300名富人「每年依排名比例」,開徵合計180億元的「分配正義稅」。此外,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亦多次在公開場合強調,台灣租稅制度有許多不符合公平正義的漏洞,有錢人可以透過很多途徑避稅,導致所繳的稅金與所得不成比率,呼籲政府應建立公平正義的租稅環境。

令人擔憂的是,台灣的租稅負擔率僅13%,低於中日韓的20%、僅OECD平均26%的一半,接近全球最低,如果不對富人及企業課取較高的稅,如何撐起全民健保、九大保險、長照制度,又怎麼保障每個人都能享有這個社會最起碼的生活水準,使他們生活不受威脅、有免於匱乏的自由?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