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從川普現象談起:狂人更能領導國家?

23 十一月 , 2020  

健行科大應用外語學系副教授  陳徵蔚

美國總統大選應已大勢底定。拜登受到選民支持,除了來自於各州固有對民主黨的擁護者外,同時也來自於對川普的狂人作風不滿的民眾。

然而令人驚訝的是,縱使川普說話經常毒舌,甚至無的放矢、過於激進,即使川普在防堵新冠疫情方面不力,甚至自己都染病了,但仍然有一大票死忠支持者。在這場總統大選中,川普或許最終未必能夠獲勝,但是他絕對是死命纏鬥到最後一刻的候選人。而這樣的現象也不禁令人想問,美國民眾為什麼那麼支持這位「狂人」?

相較於大多數注意形象、說話穩健的總統,川普雖然顯得躁進、管不住自己,卻反而讓人覺得有種「莽撞的真誠」。重點是,川普的倨傲強硬,是用在維護美國利益上。這種「美國至上」的基調,讓川普的「狂」成為了他接地氣、引起藍領階級共鳴的特質。比起那些委婉、折衷的政治手腕,川普的強勢雖然顯得難以捉摸,但不按牌理出牌,反倒解決了許多難以處理的問題。

當外交、政治無法兩面討好時,那總要有人扮黑臉。此時川普的狂狷,竟塑造了他為美國人出頭的英雄形象。如《華爾街日報》分析,在中國問題上,川普敢與中共強權硬幹,鐵腕處理華為爭議,逼迫中共改善封閉市場、不公平補貼、盜取智產權等問題,這與過去各國對中所採取的迂迴手法截然不同。

當然,他的作法引發了不少問題,也令美中關係降至冰點。然而在「美國優先」的基調下,基層民眾反而覺得川普有魄力,能夠解決問題。

此外,川普甫上任,就跟當時的聯邦眾議院議長萊恩(Paul Ryan)、參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推動美國30年來最大規模的減稅法案,對美國人而言,他實現了選舉政見。而在2020選舉,他持續倡議減稅,這樣的方向也比對手看似溫和、但其實更有利於財團的稅務政策來得友善得多。

2016年川普當選第二天,道瓊指數盤中創下18873點歷史新高。這或許是慶祝行情,但在川普財稅改革之下,海外美國企業資金回流,終於在2017年突破道瓊歷史最高紀錄。川普增加開放美國石油與天然氣能源生產,降低對進口石油依存度,製造了許多高薪就業機會。2019年9月美國失業率3.5%,是半個世紀以來最低。

川普行式風格引人反感,他對於種族、性別的言論,也令許多族群反彈;再加上新冠疫情肆虐,而政府處理不力,也造成民眾不信任。然而即使如此,川普仍然贏得了出乎意料的票數,這顯示美國民眾對他有特殊的「寵溺情結」。川普彷彿「美國之子」,深受民眾溺愛。

川普的狂,降低了民眾對於他的期待。一般人並不會期待川普言行中規中矩,反倒是他的狂態,成為了媒體、民眾茶餘飯後的娛樂話題。美國人更在意的是,在這個亂世之中,總統這位狂人如何霸氣地壓倒各國,為美國人出一口氣。

納瑟.根米(S. Nassir Ghaemi)在《領導人都是瘋子:第一本解析領導特質與精神疾病關聯的機密報告》這本書中,講述了甘迺迪、林肯、邱吉爾、甘地這些優秀領導人其實都有精神問題。有趣的是,在國家面臨重大考驗的關鍵時刻,某些「狂」的特質,反倒成為了解決危機的鑰匙。例如憂鬱症會加強現實感與同理心,躁鬱症會引發創造力,而輕躁症則使人產生順應力。看看川普,是否也具有這些特質呢?

柏拉圖說:「我們都有某種程度的瘋狂,那是我們創造力的養份。」這並非鼓吹「瘋狂」,而是我們必須思考,從美國乃至台灣、菲律賓、北韓等地區,為什麼接踵出現狂人政治、狂人政治?這是否表示,民眾早已厭倦那些只會講空話、做形象的政客,反而期待那些行事風格也許引發爭議,但卻更真誠、更能解決問題的人呢?這值得我們深思。

pic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vectors/design”>Design vector created by freepik – www.freepik.com</a>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