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台灣會被自己選擇的「熵」窒息嗎?

16 九月 , 2020  

環球科技大學生物技術系助理教授  宣仲華

最近票房熱賣的電影《天能》,劇情圍繞在熵的可逆性帶動時間的反轉。其實熱力學第二定律定義的非常清楚,在密閉系統中,熵是不可逆的,如果熵可以逆轉,豈僅是時間倒流而已,今天我們熟悉的世界將立刻改變!

但懂得熱力學第二定律的人,畢竟是少數,而電影緊湊、震撼、精心雕琢的畫面,相信絕大部分觀看天能的人真的會默默相信熵可以逆轉。

舉這個例子是想說明,在自由民主的社會裏,號稱言論自由,其實無時無刻被握有立法資源的人刻意洗腦。《天能》即為一例,大家不相信真的,卻被精心炮製的偽資訊洗腦到把假的當成真的。

當解放軍都已傾巢而出了,台灣執政當局面對如此咄咄逼人的軍事挑釁,反應卻很不誠實、還在說著一些不著天際的謊言,這跟諾蘭《天能》中瞎掰熵的可逆同樣不真實。

為了娛樂買票的人,電影虛構情節無可厚非,但以刻意掩飾事實的態度應對兩岸緊繃的軍事對恃,差不多就是濫用自由之名而行自毀之實,最終是挖了一個埋葬全體國人的天坑!

自人類出現到今天,已有數百萬年,熱力學的原理從來就不曾被質疑過,整個文明的演進一直是在熱力學的規範下運行。反觀民主自由及人權,不過這兩三百年在西方霸權的主宰下,日漸形成放諸四海的標準,大家就如進入戲院被諾蘭的聲光效應感染一般,恍惚的接受自由民主及人權就是天生的。

這麼說並非指自由民主一無是處,而是說明自由民主是被外力製造出來的一個暫時性制度,它絕非普世價值。早在古希臘時代,選舉及議會即出現在雅典城邦,這套制度被亞里斯多德戲稱劇場政治,可見民主誕生之初,並不被看好,果真歷經羅馬帝國、神聖羅馬帝國等,民主制度即被丟進垃圾桶中。

隨著宗教戰爭及歐洲城邦的不斷征服與殺伐後,知識菁英開始反省君主制度的不完善,從而開啟啟蒙運動、宗教改革、法國大革命及美獨立戰爭,民主才又重回西方的主流。

換言之,今日之民主體制,中斷了千餘年再度成為主流,無非是說,民主不是天生也非歷史之終結,它沒那麼偉大,也非如熱力學定律是個真理,它可有也可無,純粹就是歷史長河中出現的一股潮流,它若不能自我更新,一樣會被再次掃進歷史的垃圾桶中。

讀者或許會質疑筆者的論點,近代民主不是成功塑造了當今的繁榮與和平?怎能直斷其已進入年邁老朽?近代民主開創之時,整個社會結構異常單純,當英國掌握到蒸汽機技術,及貿易、金融體系,很快地就成為世界霸主,但民主自由從個人不可剝奪的權利出發,也象徵著個人利益極大化終究會成為民主自由的最後目標,個人利益極大化,就衍生出今日資本主義下的全球化。

隨著文明進步,社會結構日益複雜及全球化促發新興國家興起,傳統西方強權步履日漸蹣跚,從二戰後喊水會結凍的美國,到今天要靠印鈔才能面對難關,還要靠抹黑中國打內部的選戰,在在讓人懷疑,這個民主制度最後的守門人,正在墜入一個深不見底的深淵中。

今日美國的困境即是濫用資源,最終碰觸到熱力學限制的牆。當他大聲嚷嚷美國再次偉大,封閉開放的邊界,只會讓自己的熵增加,從而加重本身的負荷,美國的問題在於她應該要開放邊界找熱庫,而非封閉邊界後在界外找敵人。

從熱力學定律來看,中國對台灣而言是一個最大的熱庫,他能讓台灣成為一個擁有源源不絕外來能量的開放系統,開放的系統就能夠避開熵的累加,若台灣自外中國,就是刻意把自己限制為封閉系統,當台灣成為密閉系統後,又挑一個不是恆常的民主,變造它成為台灣對外的聯繫出口。

然而民主並無開放邊界的實質作用,空談民主並封住熱庫來源,熵的增加就成了不可逆。美國以名義上的民主跟台灣連接,實際是賣武器、跟賣牛豬肉,本質上更像掏空台灣。民主不會逆轉熵值,很遺憾台灣執政者,把中國當成是恫嚇的角色,卻把美國這個吸取台養分的當成靠山,錯置的選邊,台灣會被自己製造的熵窒息。

圖說:電影《天能》海報。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