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恢復聯考,好嗎?   

27 七月 , 2019  

 國中教師  皮諾丘

12年國教實施以來,多元的入學方式,讓諸多家長、老師、學生質疑入學方式的公平性以及對弱勢不利的反對聲音從來沒有斷過,目前的多元入學確實存在諸多瑕疵,甚至補習班的數目不減反增,但只要恢復聯考,所有問題就解決了嗎?在鼓吹聯考的美好的同時,讓筆者先為大家複習一下聯考之惡。

在過去的聯考時代,以能力編班,也是學生被標籤化的年代,所謂的放牛班小孩,國中畢業後不是就業,不然就是讀高職或五專,學一技之長;至於升學班的那些所謂比較會讀書的小孩,就是要想辦法考上第一志願,升學班的電燈永遠比放牛班亮;升學班的老師都是校內的名師,至於放牛班的,都是挑人家減剩的。

國高中那六年,家裡只是一個提供睡覺的地方,上學、補習、第八節輔導、寒暑輔、假日輔導、晚自習,啃食了青春這塊夢想藍圖;而後金榜題名就是人生勝利組,名落孫山就什麼都不是。

這些年來,教改的一些怪現象雖然被很多人質疑,但不可諱言的,假日輔導已經被明令禁止,也不再有標籤化學生的能力分班,考招變革多元入學,學生漸漸走出分分計較的舊思維跟牢籠。

在筆者求學的那個年代,放學留下來打球會被老師跟家長罵:「書都讀不好,打什麼球?」下課看課外書,會被老師沒收:「確定可以考上第一志願了嗎?看什麼課外書?」筆者永遠記得國三那一年的假日輔導下課時間,我待在位子上看一本散文,被導師沒收,還被用藤條打了10下屁股,打完之後不忘冷嘲熱諷:「我看你再這樣下去,連第二志願都很危險。」

還記得,國小時,瞞著媽媽偷偷加入田徑隊,東窗事發的那一天,換來了一個響亮的巴掌,媽媽怒斥:「不好好讀書,練什麼田徑?」當年的我們是這樣子過來的,每天的生活不是讀書就是考試以及各式各樣不合理的體罰,考不好的往死裡打,考得好的只要是粗心錯了不該錯的,還是被打。

時過境遷,身為人師的筆者羨慕現在學生的學習環境,在多元入學的架構底下,學校、老師跟家長鼓勵學生運動、閱讀跟參加多元的社團及球隊,零體罰政策讓現在的老師不再動手動腳,取而代之的是愛與包容;常態編班取代能力編班,學生不再被標籤化,第一名不再是好學生的唯一代名詞,大家學會肯定學生的多元價值。

儘管教改仍有很多細節需要修正,但大方向是對的,我們不該因噎廢食,走回聯考的回頭路。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