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我們到底要用什麼發電?

29 三月 , 2018  

退休教師 謝其政

電大量被應用,人類對電力的需求與依賴日深,各類型的電廠一一的被開發,為啟動發電機,使用的動力源有:

1. 不可再生能源:石油、天然氣、煤炭、核能……等。

2. 可再生能源:水力、風力、太陽能……等。

3. 新能源:太陽能、風能、地熱能、生物質能、潮汐能、水能的總稱。除生物質能外,均為非燃燒能源,又稱為清潔能源或綠色能源。

到底應選用何種動力源發電,本屬多元、複雜的能源政策議題,主要變數有五:其一,執政團隊對政策理想之堅持力度。其二,各類型能源發電成本。其三,發電所排放出不利於環評指標的標的,如:二氧化碳(CO2),二氧化硫和三氧化硫(SOX)和氮氧化物(NOx)、PM2.5、PM10之排放量。其四,核能電廠之核輻射、因人為或天然災害所造成之核災風險。其五,開發綠能所衍生景觀、水文、生態、低頻噪音……等等。以上五端均應有完整客觀的科學評估數據,攤天在陽光下,是非曲直凡事用數字說話。能源政策,或更窄化為我們到底要用什麼發電?這是經濟與環保的角力,反核與擁核者間的理念之爭,可能還夾雜著國防、外交的政治包袱與利益。

民主政治,人民當家作主,有任期的民選首長、民意代表施政、問政當傾聽民意,民之所欲,常在我心,多麼美麗的民主圖像。選舉是激情的,選戰的政見要能打動選民的心,讓選民真實感受到政見對我有利的,或理念是契合的,候選人才能讓選票票票入軌,順利當選。畢竟選民的投票行為,大多數是情感直接投射下的一種行為表現。治國則不然,除參酌民意外,還必須權衡理想與現實。民進黨執政任期即將過半,小英總統聲望、施政滿意度低迷。年改案、勞基法2修案、台獨黨綱及非核家園的理想……等等都讓執政團隊陷入理想與現實的泥淖中。

回到能源政策,廢核之後,16~18%的電力缺口必須由其他電廠補實,估計在2025年前,除非在太陽能、風力發電技術有重大之突破,綠能發電再提升5%發電量當屬極限,另外11~13%之缺口勢必由火力發電廠貢獻之。空汙是火力發電必然產物,在諸多不同燃料中燃煤之成本最低,造成的汙染最嚴重。

就算可能是賴揆口中最環保的所謂乾淨的煤:脫硫亞煙煤為燃料,再佐以最先進、最環保的「超超臨界」電機組發電,根據中興大學環工系教授莊秉潔以排硫量最低的「超超臨界」燃煤電廠之燃煤與燃氣電廠每發出1度電所排放出SOx、NOx及PM之質量(g/kW-h)比分別為138、1.84及48倍。根據交大土木首頁網站公布資料,燃煤電廠每度電之發電直接成本0.91元,燃氣發電直接成本2.16元,再生能源預估最貴,惟在該網頁中無評估值。冰冷的數字,客觀存在的事實,不容以政治語言與話術欺騙人民。

總統直接民選成就了台灣式的民主,李登輝時代的台灣經濟奇蹟不再,扁馬二朝,巧妙的將馬+扁組成一個「騙」字,治國總在選票考量、在混沌的民「意」與民「欲」之間整整欺騙了台灣人民16年。把家道中落的台灣交給蔡英文,意識形態治國的民進黨,非核及台獨二塊神祖牌成了重大包袱。打造2025非核家園的理想、乾淨的煤,都只是政治語言與話術。

制定政策,尤其是攸關國家經濟發展、環境保護、國計民生的電力問題,決策者更應站在制高點,依客觀數據資料,做出最符合國家最大利益決策。籲請英德政府,走出古墓,走下神壇,速回人間。治國、制定能源政策時,請認清非核家園理想的實現,空汙與浮懸微粒瀰漫高空、發電成本提高是必然的。

「乾淨的煤」說無法改變燃煤發電仍是空氣汙染的最大殺手的事實。我們到底要用什麼發電?端看英德政府能否以過人的政治智慧,調和鼎鼐,在經濟、環保、核安、成本……之間妥協、尋求平衡、凝聚共識。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