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打壓葉彥伯 蔡政府豈真有民主?

26 八月 , 2020  

立委陳以信國會辦公室法案助理  孫廷禎

台灣新冠第一個本土案例,以及第一個死亡案例都在彰化,更造成家族感染,幸賴彰縣的醫護人員戮力擋下隨時可能爆發性擴散的疫情。如今彰縣衛生局篩出了無症狀帶原者,本該啟動全國檢疫政策的通盤檢討,想不到竟惹得天威震怒,要被天朝指揮中心認定「未依程序」,出動政風調查。

這不禁令人納悶,指揮中心到底是跟自己防疫神話的臉面過不去?還是跟彰縣百萬縣民過不去?

且先不論啟動政風調查的正當性,合法性更是大有疑慮。依規範政風機構執行行政調查的《政風機構執行行政調查作業要點》第5條,政風機構因作業違常、弊端、貪瀆、洩密、機關安全等情事,方得進行行政調查,試問陳時中究係以和何種理由令政風處啟動調查程序?就高危險國家入境者經其同意進行採檢,又有何違失之有?

再者,部分惡意抹黑論點更是不公自破。例如,有人主張,隔離期間接受檢測是放任潛在感染源恐造成傳染。然4月23號,陳時中曾說「可自行開車、騎機車前往醫院檢驗。」何以今日在彰化竟成了滔天大罪?

何況,彰化的「精準篩檢」,經徵詢受檢者、確認採檢醫院、就醫時間,並由醫院感控護理師、警察局全程掌控,且交通方式皆遵照中央「以親友接送、自行駕車為優先」或是「防疫車隊」、「專用小客車」之規定。這叫「自己出去篩檢?」

是否悖於中央SOP,請陳時中親自告訴社會大眾,莫要含糊其詞,卻讓網軍一再帶風向,斲傷基層醫護士氣。

至於懷疑經費來源,更屬無稽。彰縣社區監測採檢,經費由醫院申請、報中央核可,全然未經過地方衛生局,陳時中欲向彰縣衛生局做調查,實錯把馮京當馬涼,除了耍官威,毫無道理可言。

自疫情再興以來,指揮中心一再駁拒各界要求普篩、入境普篩的建議,根據關注全球生活條件的實證研究和數據的Our World in Data網站統計,從今年1月2號至8月18號止,台灣每100萬的人平均篩檢量僅有8人,在有紀錄國家中僅略高於剛果民主共和國的4人。

陳時中悍然拒絕「入境普篩再檢疫」,除了日均420萬的成本(指揮中心專家李秉穎謂)、檢測陰性後沒有人願意再檢疫隔離等離譜說詞,指揮中心至今沒有給民眾一個科學化、值得信服的答案。

引發亂象甚至出現造假的三倍券22億成本可以不計,卻謂防疫國安攸關的入境普篩420萬價格昂貴,這樣的雙重標準,民眾可以接受嗎?

所謂「防疫視同作戰」,並不是把指揮中心當成司令部或軍機處,違者立斬;「避免防疫工作混亂」更不是避免篩出個案,來維持蔡政府與指揮中心的神話與光環。國人企盼的是真相、是衛生安全,是疫病的確實防治。

猶記得總統蔡英文4月16號在《時代雜誌》投書中的第二段,開頭即「謙虛地」把防疫成功歸功於整個社會的努力:「台灣的成功絕非偶然,醫療專業團隊、政府、私部門及全體社會的共同努力令我國做好了防疫的準備。」(This success is no coincidence. A combination of efforts by medical professionals, government, private sector, and society at large have armored our country’s defenses.)

對比彰縣衛生局無情地被抹黑、攻擊,我們看不見蔡總統字句中對社會下上共同努力的謙卑,只有陳時中的神壇與官威容不下另一個吹哨者的霸道。

今年2月7號,李文亮的犧牲敲響了世界對吹哨者的哀悼不捨,也燃起民眾對政權壓制異見的怒焰。當時李醫師揭發疫情卻被大陸公安以其「在網際網路上發布不實言論」提出警示和訓誡。「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是李文亮留給世人最沉痛警言。

當時台灣社群喧騰憤慨仍歷歷在目,蔡英文、蘇貞昌、陳時中各個都曾經把同樣的說詞掛在嘴邊。然而,當有識者也在台灣吹哨,偉大的政府,你們打算怎麼做來捍衛自己的神話?

pic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vectors/background”>Background vector created by katemangostar – www.freepik.com</a>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