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新冠肺炎,一場人性現形記…

11 二月 , 2020  

獨立評論人 宋磊

2019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新冠肺炎) 爆發,防疫拉緊報,全球大恐慌,一水之隔的台灣也為此繃緊神經,幸而疫情迄今未在台灣擴大。不過,另一種更可怕的病毒,卻是全面爆發了。怎麼說呢?

就從蘇揆口罩禁出口與藝人一番「狗官」說開始吧。「狗官」一語當然是侮辱,而藝人作為公眾人物發言確實也更該謹慎,但以這類措辭評論高官有那麼不可接受嗎?這應該還算是台灣言論自由所允許的尺度吧?君不見太陽花學運時,聲援學生手持馬英九的肖像之上,「支那賤畜 外來種滾」斗大的字樣?這比起「狗官」要更嚴厲、更惡毒得多吧?

再來就口罩禁出口的本身,也不是不能質疑。雖然說先救自己再救別人,的確是人之常情並無可厚非,但就已連走春發紅包的蔡總統自己都沒有戴口罩,就顯示還在千里之外的台灣,疫情並沒有緊急到挪不出一點口罩,送到疫區第一線的地步。

結果呢,禁令是下達了,但配送出了問題,儘管蘇揆掛保證隨時隨地都可以買到口罩,但民眾還是大排長龍仍撲空。顯然,政府自己也清楚,在台灣不戴口罩真的也不會怎麼樣,否則不早該直接配給了嗎?司馬昭之心,禁止出口就是個政治操作。

的確,台灣能出口的口罩沒多少,中國平常外銷給台灣的口罩還比較多,但提供口罩從的意義從來不是物質上的,而是精神上的:那代表人性的關懷,代表善意。

而這就是問題所在了。很多人認為,面對中國的處處打壓,我們幹嘛表達善意?病死活該!這樣的論點真是再熟悉也不過了,311日本大地震時國內也有人認為,日本強奪我釣魚台、蠻橫綁架我漁民羞辱,幹嘛要捐款賑災?但人道主義很快就戰勝了心魔,台灣捐助日本是數一數二的多。

應該會有人說,若非中國人民支持、默許,中共也無法打壓我們;再加上世界衛生組織官員的那番發言,更是讓無法參與的台灣群情激憤,紛紛上網連署要求下架。不過,照這邏輯,若無世界各國的支持、默許,與國際組織的配合,中共能打壓我們嗎?包括我們捐款最多的日本,都是北京的幫兇、共犯啊!

要說北京當局為粉飾太平不惜草菅人命,華盛頓當局也是一丘之貉,而且罪證確鑿。這才是沒多久以前的事,美國波音公司的737MAX客機接連失事,美國聯邦航空總署一開始還謊稱飛安沒有問題,但北京率先下達停飛令使全球跟進,逼著美國也只好承認錯誤,同機型全面停飛停產,波音執行長也黯然下台。

怎麼會這樣呢?為了爭搶全球最大的中短程客機市場,波音不惜用1960年代古老的設計再作改造,在降低成本快速交貨的利慾薰心之下便宜行事,使數百人喪生。比起造成此次武漢肺炎,區區市井小民的口腹之慾,波音不但長年獲得美國政府的補貼,還能動用美國政府機構為他們不安全的飛機背書,這不是更該譴責的惡行嗎?大家怎麼沒有全面抵制呢?

所以說,一場新冠肺炎,也是一場在台灣上演的病毒現形記。這病毒不是別的,就是反中、仇中的種族主義,扭曲了人性、扭曲了普世價值、不公正的施展選擇性的正義而無一絲愧色。但願,這網路上所見只是激進的少數,絕大多數沉默的大眾,還是有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惻隱之心,我們還是可以坦蕩蕩地說,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

pic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free-photos-vectors/medical”>Medical photo created by kjpargeter – www.freepik.com</a>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