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新年伊始談國運

1 一月 , 2021  

退休大學教師  衣冠城

又到了一年的開始。2020年因為疫情的關係,許多人感到過去的一年特別的漫長煎熬,許多算命師、預言家都會在歲末或新年伊始,預測新的一年氣運吉凶,台灣許多宮廟也會抽國運籤來論斷一年國家發展的運勢。尤其新冠肺炎在全球肆虐,其中過程跌宕起伏,此消彼長,不由得不感嘆造化弄人,天機難測。

2020年初新冠肺炎在東亞地區爆發,東亞國家如臨大敵,戒慎恐懼,上下一心,很快地大致控制住疫情,化險為夷。反觀歐美諸國疫情尚未惡化之前,掉以輕心,傲慢自恃,自以為是,自私自利,最終一發不可收拾,至今仍未走出死亡低谷,封城宵禁無濟於事,醫療體系崩潰,國力元氣大傷。

面對東亞極可能安度危機,持續向上,對照西方漸露敗象,落日西沉,讓人更好奇天道運勢輪轉,國運興衰。

我們中國人所謂的氣運,並不是一種命定論式的宿命觀,而是認為宇宙乃及人生,有此一套循環往復的變化。物極必反,盛極而衰。而一切變化的起因則是「風起於青萍之末,浪成於微瀾之間」,從細微渺小之處開始積累動能,最終可成天翻地覆的巨變。

國學大師錢穆就指出:「當知氣由積而運,氣雖極微,但積至某程度、某數量,則可以發生一種大運動。而此種運動之力量,其大無比,無可遏逆。故氣雖易動,卻必待於數之積。命雖有定,卻可待於運之轉。」

當改變的動能積累成勢,正當蓄勢待發之時,往往有一二人洞察機先,推波助瀾。所以錢穆先生也指出:「大氣運可以由一二人主持而轉移。此一二人所能主持轉移此大氣運者,則在其方寸之地之一心。」

所以此一二人若師心自用,貪圖私利,則人心渙散,自然國勢衰頹;若此一二人胸懷天下,心繫蒼生,則眾志成城,自然國泰民安。所以漢朝大儒董仲舒說:「世治而民和,志平而氣正,則天地之化精而萬物之美起;世亂而民乖,志癖而氣逆,則天地之化傷,氣生災害起。」

美國今日的亂局與分裂,不完全是川普造成的,而川普的出現也並非偶然。新自由主義經濟加上全球化使得美國貧富差距急速惡化,貧富差距加上根深蒂固的種族歧視深化社會矛盾,21世紀以來的金融危機與對外征戰都大幅削弱美國國力,這些都逐漸形成民粹主義的溫床,就算不出川普,也會有各式各樣的民粹領袖出現,川普不過是那個加快美國運勢衰敗的催化劑。

坦白說,台灣這些年來也漸漸出現衰退停滯的氣象,人口老化、少子化、人才外流、產業轉型等幾乎動搖國本的問題不見政治人物正視。政治惡鬥、社會撕裂、內耗不斷在在消耗了我們的國力。只見執政者豪擲國家資源政策綁樁、用人為親或疏通外國,不斷淘空台灣。更悲哀的是打壓異己,箝制言論,使我們自豪且僅存的民主價值蒙羞,扼殺社會活力。這些都令人為中華民國未來國運感到擔憂。

中山先生曾說:「國者人之積也,人者心之器也,而國事者一人群心理之現象也。是故政治之隆汙,系乎人心之振靡。吾心信其可行,則移山填海之難,終有成功之日;吾心信其不可行,則反掌折枝之易,亦無收效之期也。」天下興亡,匹夫有責,風雨如晦,雞鳴不已,只要堅持理念,奮力前行,相信總會扭轉乾坤,否極泰來的。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