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暴力犯罪大哉問

5 三月 , 2021  

文字工作者 羽毛

邇來,臺南市於8日內發生黑幫要角互鬥,再槍殺角頭老大等兩起命案,重創我國治安形象,尤其這次從直播主遭擄囚禁,甚至當街砍人、到家裡發生槍擊殺人等,治安不佳不啻造成居民人心惶惶,不敢隨意出門。

根據警政署統計,2020年暴力犯罪率(案件/人口數) 台南市為42.7%,為全國第一,甚至比全台暴力犯罪率39.3%還高。一連串的案件發生時,台南地方警察首長到任未滿月,很顯然還有許多根深蒂固的原因,其中幫派犯罪大多是市場保護與幫派資源等利益分配的問題,並且是積年累月且盤根錯節的,稍不對盤就會引起腥風血雨的戰爭。

犯罪幫派大多寄生於色情或賭博等非法行業,一旦仇殺事件爆發,面對警方結合第三方警政的行政資源,臨檢八大行業場所的威力掃蕩,祭出「斷金流、抽銀根」的大旗,然而黑幫早已習慣,若無重大偏差違規出現,只要熬幾天就能撐過去,若不幸被吊銷營業執照,馬上換個負責人又可重起爐灶,顯見背後利益龐大,足以讓人難以割捨。

如同目前正夯的角頭電影,很多人認為警察不都是把轄內黑道掌握得服服貼貼,但實則不然。2010年爆發台中翁奇楠命案,員警涉入其中,引起輿論撻伐,於是警政署頒發「警察人員與特殊對象交往規定」,嚴格規範警察與黑道往來,但也導致往後新生代的員警投鼠忌器,無法再倚靠傳統布建查案,難以利用平時蓄積的能量來掌控地方黑道,失去了一方的約制力量。

有道是:「警力有限,民力無窮。」除了警方的力量,社會是否能夠添補新的預防措施,談起暴力犯罪,常以社會學習論來解釋,暴力產生為學習結果,2003年學者Siegel提出模倣來源為家庭成員、週遭環境、媒體等,若能溯源降低仿效,便可身正,不令而行。

此外,若欲制壓暴力行為,犯罪學古典學派中,認為人有能力選擇其行為,行為人須對行為結果負責任,認為刑罰必須要大於犯罪所得之利益始可遏止犯罪,懲罰需以「嚴厲、迅速、確實」才能達到效力。

「以暴止暴,以殺還殺」的私法正義縱然大快人心,但缺乏法制基礎的情況下,可能會被認為是「民智未開」。爰此,在抑制暴力司法改革的漫長道路上,建議先減少暴力行為模仿等社會學習;打擊暴力犯罪以「懲罰嚴厲、定罪迅速、罪刑確實」為目標,並輔以保障被害者的賠償措施,才能止暴制亂,讓犯罪無所遁形。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