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暴徒闖國會就是民主之恥

14 一月 , 2021  

退休大學教師  衣冠城

2021年一月六日,大概是美國歷史最恥辱的一天,比珍珠港事件、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甚至是去年以來未曾緩解的新冠疫情等等,都要來的讓美國人蒙羞。

美國以民主自由立國,經歷二百餘年披荊斬棘,逐漸成為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沒想到居然到了21世紀,卻出現一位因為選舉失利就煽惑群眾、鼓動暴力的總統,而他的支持者竟然衝入國會阻擋確認總統選舉結果。美國向來引以為傲的民主精神喪失殆盡,成為世人笑柄。

連同黨的前總統小布希也大搖其頭,感嘆這種不服選舉結果就衝撞國會的戲碼過去只會出現在所謂的「香蕉共和國」(通常指那些經常發生正變的拉丁美洲國家),居然出現在我們這個歷史悠久的民主共和國;許多美國政治人物也紛紛表示這是美國歷史最黑暗、最羞恥的一天。

西方從17世紀開始,洛克和盧梭就提出契約論,認為國家的形成是人民基於自由意志與理性共同簽訂契約組織國家,國家是人民集體意志的展現,這種理論在當時是為了推翻「君權神授說」而建構的「人民主權說」。在民主主義與民族主義的推動下,這種觀念逐漸為世界上絕大部分不分民主或專制的國家所接受。即便蘇聯時期的蘇維埃、中共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雖然在決策上的影響極為有限,但是也都被視作人民主權的代表。

而人民主權的具體化象徵就是一國的國會。所以在許多國家的國會都會成為國家或首都的地標建築,如英國議會所在的西敏斯特宮、法國國會的波旁宮、加拿大的國會大廈以及這次被闖入的美國國會山莊等等,都十分宏偉壯麗,氣宇恢弘。

而首相或總統辦公的官署往往相形失色,但這正反映出真正的以民為主的民主精神。在此插一句話,一直有人主張我國國會─立法院應該另覓他址重建,以彰顯人民主權的崇高地位。而握有實權的總統住在昔日殖民主所留下的總督府,而且氣勢盛大碾壓立法院,也就是行政權仍高於立法權,在政府建築規劃上無法體現民主風範。

既然國會代表人民主權的象徵,是民意的表達場域,自然是神聖不可侵犯,在任何國家都不允許國會被闖入或限制國會議員獨立行使職權。因為破壞國會影響國會運作就是對民主的踐踏。所以任何國家都不會允許被群眾闖入,更不用說霸佔了。

1932年美國數萬名第一次世界大戰退伍軍人在國會大廈前集會,要求政府立刻發放積欠的薪餉,遭到美國政府拒絕並發動軍方派兵鎮壓。史稱補助金進軍事件(Bonus Army)。可見即便美國也不容許國會尊嚴受到威脅。

這次川普支持者闖入國會,許多政界領袖不分黨派都譴責這些人為「暴徒」(mob),這種行為是一種叛亂,已經嚴重挑戰合法示威的法律底線。2014年太陽花運動佔領立法院,嚴重地踐踏人民主權象徵與運作,許多民眾居然不以為忤,甚至有立法委員護航,表示我國民主認識嚴重落後。當美國舉國譴責攻擊國會的暴行時,我們難道還認為太陽花事件的參與者識英雄嗎?

pic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vectors/man”>Man vector created by freepik – www.freepik.com</a>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