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殘害台灣民主的清算式罷韓

11 六月 , 2020  

環球科技大學生物技術系助理教授 宣仲華           

台灣民主自由的價值,正是被錯誤引用民主自由的悖論給破壞了!

清算式的罷韓

民進黨藉著四個名字都叫不出來的二軍進行清算式罷韓,看上去就是個穩賺不賠的買賣,罷免不成可說自己並未用力打壓韓國瑜,我們以民主為榮云云;隨便找個阿狗阿貓把韓國瑜打趴在地,剛好證明國民黨就是個躺在加護病房的重症患者,別指望國民黨東山再起。

說實在韓國瑜既無威脅性,對已經一黨獨大的民進黨來說,罷韓也不能增加其紅利,充其量就是為了滿足對高雄市長垂涎已深的政客而已!民進黨執意操弄這場沒有必要性、不明智的罷免,顯示的是其無能與無知。

一看出勝選後的蔡英文不知未來如何治國(無能),二看出蔡英文把民主自由標籤化當成政治鬥爭的手段(無知),簡單的說完全執政後的民進黨志得意滿達到了頂峰。而無能加濫用民主自由加自負,正是政權垮台的序幕。

2001年、2003年,美國是全球唯一的超級強權,小布希以推動民主自由及反恐戰爭為名,執意攻打完全不具威脅性的阿富汗與伊拉克,這兩場耗資、耗時遠遠超過二戰的戰爭,並沒有達成建立穩定的民主自由中東,而美國在經歷這兩場無意義的戰爭後,自己也傷痕累累,說它得不償失完全正確。

美國困局其來有自

回顧這件美國的災難,本質上就是無能的總統、加上民主自由標籤化及剛愎自負,三個因素加在一起,讓美國錯誤踏上一個沒有必要的戰爭,最終造成今日美國的困局!走同樣路線的民進黨,難道不擔心自己更快垮台、不擔心日趨尖銳化的台灣不會產生類似伊斯蘭國的極端組織?

執政的蔡英文似乎不太明白均勢的道理,也錯誤解讀民選勝利就是整碗捧去。其實民主沒這麼偉大、甚至也沒這麼普世性,如果民主自由這麼萬能,還需要國家當守夜人的角色嗎?即因自由有其限度,才需要國家管理;即因政治自由有明顯的缺陷,才需要更具體的寬容與謙遜,沒有真實寬容與謙卑的政治自由,將永無寧日,如同美國以自由民主之名推動的中東再造,結果反而造成更深的動蕩不安!

自由民主最大的兩個特點也是它兩大缺陷:個人主義的獨特地位和對不可剝奪權利的重視,自由主義的兩大問題就是:第一個它錯誤假定人類是孤立的個體,但本質上必然有社會存在的優先。第二個問題是它關於個人權力的敘事沒有說服力,宣稱權力是不可剝奪的,事實上在生存前提下,個人權利並非不可剝奪。

自由主義國家最重要的缺點是其激進的個人主義,只有民族主義才能得到人民的忠誠追隨。我們很容易誤信美國是一個高度自由主義的國家,其實美國更是一個強烈民族主義國家,所以不必訝異為什麼美國的軍人那麼喜歡打仗。

人們很容易被說服尊重自己的權利,但要說服他們尊重別人的權利就是一樁艱鉅的任務,就因為彼此間對於權力屬性有極大的認知差距,這才更需要將寬容放在前面,但在民主體制中對寬容的見解從來就是多數派特有的權力,看罷韓不就是這麼一個隨我起舞的寬容?

這是誰的民主?

表面上罷韓是應該尊重我擁有的公民權,但深層看,若無操弄怎會有罷免?再來這種民主更多的是我的民主,不是你的民主,某方面看起來跟美國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悲涼有些類似!

再談政治自由會自動衍生出激進的個人主義。其實人的社會存在優先於個人存在,這是從亞里斯多德以來對於政治的基本描述,所謂個人權利是不可剝奪的普世概念,乃是源自啟蒙運動的原子理論,洛克把自然狀態的原子化狀態描述為一個平等的國家,乃至於同一物種、同一等級的生物沒有區別,它們之間應該是平等的,沒有從屬或服從,從而擴大解釋自由是不可剝奪的普世權利。

當自由被誤導成普世主義,就衍生出個人之間的對立與衝突,在國家間就是不斷的戰爭,這種標籤化的自由民主怎可能帶來和平?

台灣不知何時開始標籤化民主自由,自此高度擁抱個人自由成為進步的顯學;另外,為了凸顯自由獨立更自斷與文化母國的連結,激進的個人主義加上刻意醜化民族主義,兩者相加使得台灣人民彼此間沒有強烈的忠誠感,對於國家意識也流於網路即興式的表演。

美國前國防部長馬蒂斯批評川普,即使假裝團結美國都做不到,同樣的台灣的年輕人,即使假裝愛國都做不到,期望這些人願意為台灣建國犧牲?標籤化的自由民主,根本就是殘害台灣人追求的民主自由。

圖說:罷韓過門檻,高雄市長韓國瑜舉行記者會。(圖片取材自新聞畫面)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