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民主重在制衡防弊,經濟重在務實興利

10 七月 , 2020  

美國伊利諾芝加哥大學教授  汪志雄

對於那些還相信「民主制度」是最高尚的文明價值的朋友們,筆者想提醒他們,歷史上有數不清的獨裁政權,都是透過合法的民主程序產生的。

利比亞、敘利亞、伊拉克、伊朗、阿富汗、葉門、剛果、哥倫比亞、加納、委內瑞拉、烏干達,還有德國納粹,隨隨便便信手拈來,都是血淋淋的例子。

不要忘記,希特勒就是靠多數民主選票選上的。

當選以後,他也並沒有直接用槍枝支配權利,他只是藉著修法,賦予自己越來越多的權利。

他將所有經濟的問題,歸咎給猶太人,用仇恨凝聚了德國人民冀望再次強大的意志,控制媒體成為國家機器,讓所有的反對黨都屈服,將德國的民主變成了專制政權。

如果把猶太人換成了中國,這樣的場景,是否似曾相識?很不幸地,台灣的民主似乎正在慢慢在步上後塵。

你以為能夠自由投票,就是民主最大的驕傲嗎?把民主簡化成投票,是對民主最大的誤解。但是很可惜,這是很多人在引用台灣「驕傲的民主制度」時,所唯一能夠說嘴的高潮。

民主依賴「好人,高尚的美德,善良的心性」。當這一切都不存在的時候,民主只是一個濫權貪腐的道具。

感情上,筆者是一個無可救藥的浪漫主義者;但是在理智上,則是一個非常務實的實證主義者。不論你把「台灣主權」包裝的如何高貴美好,筆者只在意「人民生活」是否安全幸福?

所以民主不是台灣的答案!健全不濫權的民主,才是台灣的解藥。

什麼是健全的民主?一個健全的民主必須能夠被制衡,而且具有強大的防弊機制,特別是在教育,媒體,司法這三個領域。

筆者如果是台灣的領導人,第一要做的就是設置獨立的「政治倫理廉政署」,直接監督起訴任何政黨對教育、媒體、司法的不當滲透與勾結。

做不到這一點,所有的民主都是假象。因為沒有中立客觀,公平正義的教育,媒體,跟司法,民主只是人肉拍賣場上的一件可憐的貨品。

在經濟上,則會採取完全開放務實的自由資本主義,以興利致富作為首要目標。在這一點,我完全相信人性中追求「最佳經濟利益化」的智慧與動機,讓政治考量與經濟活動盡可能完全脫鉤。

我也會將選舉制度做一番重大的改革,包括嚴格規定競選公職的資格以篩選符合標準的候選人;嚴禁政治獻金,由政府提供等值的「選前補助款」(取消選後補助款)給每一位合格的候選人;限定選舉經費開銷的上限使選舉活動簡化;將選舉周期由四年改為六年以配合經濟的發展周期;廢除不分區立委席次與制定立委任期限制;將人民投票定為強制責任性等 等等。

至於別人國家的制度如何,我絕不加以置喙。華山比武,我只在乎我的武藝能不能贏你,至於你用什麼招式,使什麼劍法,如果不能擊敗你,我徒然說嘴譏笑又有何益?不過自取其辱而已!

pic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free-photos-vectors/business”>Business vector created by rawpixel.com – www.freepik.com</a>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