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民代論政,事無不可對人問

28 一月 , 2018  

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 張競

日前曾有立委運用國會問政時機,針對我對大陸黨政首長實施斬首作戰能力,向國防首長提出正式質詢。消息傳出後,引起軍界先進大加撻伐,嘲諷其對此毫無所知,實在不宜胡亂質詢,引起媒體關注跟進報導。

但是衡情論理,民代本務乃為民喉舌,質詢民眾關切事項,本係職責所在,在問政時不論提出任何議題,只要是涉及公共政策與民眾權益,都屬其應有職權,行政首長亦須就業管事項回應。在此問答之間,是否能夠體現民意監督與責任政治,這就見仁見智,各家看法差異甚大,至今尚難定論。

不過話說回來,老師面對學生提問,必須能夠接納各種不同類型問題,而且必須要有「天下沒有蠢問題,所有問題都是好問題」的修養,如此才能踐履師長「解惑」之責。

同樣對於民代問政來說,沒有任何質詢是蠢問題,不論立委本身對所問議題是否理解,或是其本人能夠瞭解議題所涉詳情,但其之所以公開提問,係在反應其選民所關切事項,要對支持群眾有個交待,任何人都不應將其所提問題視為不當,甚至喊話要求其不懂就不要問。說良心話,要是真是不懂,就更應該要提問才對。

不過只要注意到當時國防首長能夠立即斷然回應,明眼人就可看出,這應當是事先有所默契,不論是否先套過招,但講穿了就是政治表態,而國防首長亦是心甘情願配合演出。

臺上演戲者是心知肚明,臺下看戲的卻是癡醉迷離;政治演出在於傳達政治訊息,能夠充分解讀整個戲碼與佈局,才知道這個戲到底是演給誰看的。

但是很不幸的是,此項政治戲碼上演後,票房成績卻是慘到不忍卒睹;不僅北京的發言系統無所回應,甚至大陸網路憤青在各種論壇亦不屑評論。除在臺灣能夠有些零星嘲弄外,其他就視此為夢囈胡語,根本就置之不理,這個才真正是悲哀到極點。

有用戰略能讓對手憂心,無效戰略只讓自己開心。此種斬首戰構想,在開戰之前,就戰略嚇阻來說,有此能否增一分,無此是否減一分;再問在開戰之後,就作戰效益來說,用此能否增一分,無此是否減一分?這才是整個問題關鍵所在!

最後就民代所應重視之政治算計來說,在國會提問後,提問立委本身政治聲望是否因此而加分,其政治支持度是否上升,假若前兩個問題答案都是肯定的,那麼就鞏固基本盤與經營政治票房來說,這不但不是個蠢問題,反而更是個好問題。

民主體制是以民意多寡作為裁判基準,絕非智商高低,雖是無奈,但亦是事實!不論是多麼脫離現實也務必尊重他人問政,這是更為重要的民主修養!

, ,

By



  • 林富山

    行政、立法沒有清晰界限,在野大國會任意綁架行政,在完全執政的行政,國會成為橡皮印章。
    行政權必須有空間,這是總統制國家;立法權須有空間,這是內閣制國家。
    不論是總統制或內閣制,行政、立法的界限必須非常清晰,否則國與民亂矣!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