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沒有願景的改革將是一場災難

3 八月 , 2020  

學術工作者 徐惠

李登輝前總統於7月30日病逝,享壽98歲。外媒的報導,比較集中在李登輝在蔣經國解嚴後,將台灣推入了民主化;尤其是透過修憲使台灣人民可以直接選舉總統。雖然民主化及自由化源自蔣經國,但若從政治改革的角度來看,從威權到民主,殊屬不易。這是李登輝雖被批評他有日本人認同,搞台獨,但外媒仍給他「民主先生」封號的原因。

但是台灣從1990年代以來,在民主發展上,卻也出現了許多因其它制度沒有與時俱進,相關配套沒有完善,司法沒有改革等,所導致的各種政治、社會、法律及教育等問題叢生。

民進黨最大的盲點就是其一貫的思維跟策略,硬把台灣當前的各種問題,推給憲政體制上的五權憲法,簡單地主張把「五權政府」改成「三權分立」制,那麼所有的問題就迎刃而解;實在不得不説民進黨犯了政治改革的幼稚病。新馬克思主義大師哈伯馬斯曾說過:「當我們倒掉骯髒的洗澡水時,千萬不要把嬰兒給一起倒掉了。」其意思是,當我們在進行改革時,應該把不合適的部份革去(髒水),但原本的主體(嬰兒),千萬不能一併丟掉。

客觀言之,我國雖歷經7次修憲,但修憲後的制度確實導致國家功能運作𥕞礙、優質政治發展停滯、政策效能不彰等等問題。朝野現在都大聲倡議要在立法院下個會期,推動修憲,但筆者要強調,只是把「公民投票權下修至18歲」,其實大多數已發展國家已經早就如此。因此,行使投票權下修至18歲,不是什麼了不起的重大憲政改革。

至於廢掉考監兩院,以及關於考試權及監察權的獨立行使,或者移轉到其他機關,則必須經過完整討論、廣納社會各方與專家學者的意見,甚至模擬考試權、監察權分別併入行政權與立法權後的情況,方能提出有力度、有效度,能延續中華民國建國精神、發展台灣成為優質民主國家的改革藍圖。

就筆者來看,廢除考監兩院及考監兩權如何獨立行使,這兩者可以沒有衝突,甚至可以達到某種程度的融合,完善我們的憲政體制。

但是目前民進黨所提出來的修憲方案,看不到其改革背後的「優質民主意涵」,只會讓民眾認為,民進黨所提修憲,好像是為了不要孫中山的五權憲法而修憲,而成為只是為了修憲而修憲。

曾經經歷過法國大革命的政治哲學家曾說過,其實1789年的「法國大革命」是一場意外。原本他們只是希望藉由反對勢力,來稍微「整肅」一下當權派。結果沒有想到造成平民攻陷巴士底監獄的流血衝突,導致數萬人死亡的悲劇。

革命後也因為法王路易16世的出逃,國家因此大亂。這都是因為革命派在革命前,並未針對革命後的制度進行縝密的討論,而造成了政治停擺,使人民陷入更悲慘的處境。最後只能讓拿破崙收拾破碎的政治局面,並行「法皇」之實。

因此,在改革時,執政黨必須負起責任,告訴人民,當國家的裂痕存在於親中與反中之間,國家應該何去何從?其實,任何一個政黨都不應該徹底的和傳統決裂,更不應該只是埋著頭,像鴕鳥般看不見世界的變化,自滿於自己所虛構的神話中。

改革有其必要性,政治哲學家盧梭也認為,各國的憲法應該每20年就徹底檢核一次。但如果每次的改革都能如英國的「光榮革命」,台灣的民主化將社會動盪的機率降到最低,同時又把原本制度中合宜的精隨留下來,何嘗不是一種更好的選擇?朝野都應該朝深層結構,嚴肅地思考修憲議題。

 

,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