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活在石器時代的台灣人

27 二月 , 2020  

 環球科技大學生物技術系助理教授  宣仲華

針對新冠肺炎,政務官和藍綠民代的發言以及網路上的留言,都可見焦灼之情溢於言表。

肺炎之亂就像本土八點檔

這一方面顯示台灣人甩不開中國的無奈,因此無奈中衍生出另一個阿Q式的愚勇,假裝自己有超乎尋常的力量,預言惡質的中國即將垮台,又揚言陸配及其子女沒有資格來台灣,聽到這個既滅不了敵人威風又長不了自己志氣的廢話,活生生就像個穿著衣服的鼠輩,不禁啞然失笑,曾經大話講到自己都痛哭流涕的說:人權是普世價值,怎麼才碰到殺傷力簡直可笑的肺炎,普世人權就成了一戳就破的謊言?

各式各樣的台式卓見放在智識的天平,已到啼笑皆非的程度!肺炎跟本土八點檔一樣,歹戲拖棚又脫離現實,驚弓之鳥的台灣人就像一個手中拿支手機的石器時代的原始人,怎麼看都有點滑稽。

熱力學第二定律嚴格規定了熱與功相互間流動的限制,在一個自發的程序,熵(entropy)自動累加,也就是說,每一個自發程序都會不可逆的朝向失能。在台灣的網路世界,民主自由被神格化成為不可逆的驅動力量,它會吸納大家的選擇邁向一個止於至善的境界,至於何謂止於至善,沒人知道,也沒人有興趣推敲,只知道盲從跟風兼膨風,有line、有臉書、有選舉,這就是民主了。

不斷累積的entropy

若此說為真,民主自由即墜入了entropy累加的命運,也就是說每一次卓別林式的民主推進,距離垮台又靠近了一步。美國打伊拉克就是一個entropy增加的例子,保守估計美國在伊拉克戰爭已耗掉上兆美元的資金(能量),轉換成功(民主化伊拉克)幾乎是零,卻創造更多的混亂(entropy);當然,美國的能量夠大,他自認有本錢繼續耗費資源,以推動其永遠的霸權,但違背自然界的法則怎麼可能永續不變呢?

所謂民主自由是西方稱霸世界後的產物,約400年前,世界權力的鐘擺由東方慢慢向歐洲傾斜,經過不斷的征伐與擴張,歐洲終於站上了全球的頂端。二次大戰後,歐洲又讓位給西方,美國繼承了歐洲的價值,並以其守護者自居,但美國也是一個高度現實傾向的國家,自由主義被他認為有利其維護自身利益及鞏固其全球霸權,因此他對外的主軸就是自由主義。

自由,好或不好有討論空間,但可以肯定自由不是生來就有,這點台灣常會誤解,以為自由是天賦的,其實若無美國霸權的擔保,自由就是一文不值的文字遊戲,即使有擔保也可能是一團混亂,看看伊拉克、阿富汗就知道美國的擔保就等同一張廢紙。

21世紀是亞洲世紀

假如自由主義的法則被時間和經驗證明是錯的,美國可能會毫不猶豫的擺脫西方。

現在倡言21世紀是亞洲的世紀,幾乎已是老生常談,不出30年,全球五大經濟體至少有三個在亞洲(中國、印度、日本),唯一不確定的是,誰將站上第五?很可能是印尼。

當亞洲的經濟份額占到如此大的地步,很難想像世界仍會如過去由西方完全主導。今天的亞洲問題依然叢生,科技水準依然落後西方一大截,但不得不說,世界發展的軸心已開始向亞洲傾斜,一如四百年前向歐洲傾斜一樣。

自從歐洲人稱霸以來,歐洲人知道他們的生活全憑自己決定,亞洲及其他的殖民地別想左右歐洲的事情,西方國家從來都不曾真正面對一個競爭對手,西方國家顯然還不太適應它必須迎戰一個價值觀完全不同的競爭者。

中國從一個衰敗百餘年的國勢中走出來,他當然知道怎麼跟強權共存,也必然知道東西方會強碰。西漸東移,這個趨勢不會停歇,直到東西方達到一個平衡。

台灣沒有犯錯的空間

全球最大避險基金橋水聯合(Bridgewater Associates)創辦人達利歐,在債務危機中講到景氣與不景氣是伴生的關係,同樣把時間拉長,霸權更迭也是伴生關係,不是民主創造了霸權,而是霸權根據需要創造了民主。

沒有歷史座標的台灣,錯認美國一直就是善良的霸權,未來也將永遠是純潔的霸權。姑且不論美國是不是善良,但從歷史的角度及熱力學的自然法則,美國不可能永遠是霸權。

一個新冠肺炎,不可能拖垮中國,誤信中國將一蹶不振,反映的是沒有自信、偏安、驚恐的台灣,人家軍機不過繞台轉了一轉,層級極低的國台辦發言人說了幾句無關痛癢的廢話,台灣各路有頭有臉的人馬卻爭相回應國台辦發言人,真是愈想要切割中國,愈是處處被中國綑綁;中國還沒真正武統,台灣人先拿跟繩子套在自己的脖子上。

自爽的新南向

中國正在全力推動歐亞融為一體的一帶一路,雖然困難重重,但他知道這是他未來發展的基石,再大的困難也要做。台灣呢,繼續活在石器時代中的桃花源,大玩只有自己爽的新南向。

中國及美國都有籌碼犯錯,台灣就那麼點大,哪有犯錯的空間,天佑台灣,但願喝了爛醉的傻子會戲劇性的當頭棒喝後,清醒自己在一條沒有勝算的路上!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