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為什麼18分鐘後才發現他們坐錯位子了?

30 一月 , 2020  

台南市國中數學輔導團員 林柏寬

 

日前大學學測發生同名同姓的兩位考生坐錯位置的烏龍事件!

有人搬出試場規定,認為依照辦法就是兩位考生各扣2級分;建中徐建國校長認為過去從未發生過兩位同名同姓的考生會剛好在同一間教室考試的情況,希望法理之外可以參酌「情」字;台大電機系葉丙成教授則認為別急著幫孩子出頭,要學生學會自我負責,認為大考中心何錯之有。

筆者贊成依照試場規定扣兩位考生各扣兩級分的處置方式,但看到學生錯誤的背後其實無須給學生戴上「自我負責」的大帽子,彷彿我們的學生都是被保護、寵溺的溫室裡花朵,而應省思我們的學生為何會發生這樣的過錯。

兩位考生同名同姓的考生分別來自台北市建國中學、新北市石碇高中。因為被分發到同一間教室考試,互相坐到對方的座位,考第一堂英文時,監考老師驚覺不對,啟用備用答案卡讓考生繼續作答。依考試規定,兩名考生坐錯位置由於是被監考人員發現,將被各扣兩級分。

但監考老師發現時,考試時間已過了18分鐘,一位考生畫卡一題,另一位考生則無畫卡的動作。依照英文學科的性質、學生的作答習慣,兩位考生在過了18分鐘後才僅畫卡一題,原因無他,其實他們都知道自己坐錯位置了。

坐錯位置為何不說?依照試場規定,考試開始20分鐘內且於作答前,由考生本人或其他考生發現者,換至編定之座位作答,不扣減其成績。也就是兩位學生其實都有導正錯誤的機會,雖然烏龍一場,但仍有完美落幕的機會。

第一個原因就在於,學生、老師乃至於學校行政端從不在乎考試簡章寫什麼,簡章的功用就是填寫報名表,擁有考試資格、趕快念書考個好成績最重要。但參加任何一場比賽,理解比賽規則,才能知己知彼,用規則來應變突發狀況。可惜的是,大多數的學生懵懵懂懂,從不知道在比賽規則中找出最有利自己的方式。

第二個原因則在於,台灣教育鮮少給學生話語權,學生想要什麼、不要什麼都無法勇敢表達出來。

我們常常要學生養成獨立思考的能力,但學校教育或家庭教育給了孩子什麼樣的空間?以聆聽為例,父母師長的身軀站得直挺挺,要孩子勇敢表達,卻不經意在過程中屢屢用權威者、經驗豐富者的角度糾正孩子的想法,孩子久而久之連說都不想說、說了也沒用。父母師長在聆聽的過程中如果將身子低下,用平行孩子的視角跟孩子溝通,這樣的溝通應該會更順暢。

因為父母師長就是權威者的化身,學生忌憚錯誤,不敢勇敢表達,擔憂被責罵,也就發生兩位考生如坐針氈地作答18分鐘後卻只畫卡一題的情況;而父母師長寄望替孩子求情,就是感同身受孩子發生了什麼困難點而深感惋惜。

讓這兩位考生各被扣兩級分就是為自己的錯誤負責,父母師長惋惜的同時,更應想想,教育應給孩子獨立思考的揮灑空間,我們真的給了嗎?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