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為官者當敬冰敬而遠之

22 八月 , 2019  

前越南台商 戴發奎    

中國清朝時地方官在夏季藉著購冰消暑降溫名義餽贈京官的銀錢稱為「冰敬」,不違法卻是陋規,連有「民族英雄」之稱譽的林則徐及第一名臣曾國藩,都為了能在體制內生存,會下收炭敬,上納冰敬。有別於冰敬,炭敬是在冬季時以替京官購置木炭取暖為名而來,又稱節敬,冰敬的等級較高,對象通常是一品官員。

台大新任校長管中閔在擔任國科會主委期間為《壹週刊》寫社論,一篇一萬元月領五萬,從法律層面來看,銓敘部已經說明只要沒有涉及談論職務內的事就不違法。

管中閔在受訪時表達對政治追殺的不滿,會政治追殺代表沒有違法,否則來的可就是警察而不是政治操作。然而,能政治追殺的前提是民氣可用,民氣則來自於主流觀感不佳,簡單說就是「憑什麼」你可以。

民眾在乎的是每月爽領五萬元這件事,現在的人拚死拼活一天工作12小時還領不到3萬,難怪可以做政治追殺的工具。

當人民賺不到錢,任何雞毛蒜皮事都會被放大檢視。記得1992年筆者研究所畢業時正是台灣錢淹腳目的尾聲,那時候媒體報導社會新鮮人期望的工作年薪,問卷調查結果超過一半都說至少要年薪百萬以上,加入通貨膨脹換算成現在差不多是150萬到200萬,或是在40歲前沒有存到千萬就是魯蛇。

筆者從踏出校門不到6年時間已經是五家公司的有給職工程顧問,平均一個月花不到兩三個小時的腦力服務時間就可以領到近10萬元車馬費。當時筆者30歲出頭就能如此但並不覺得自己有什麼了不得,因為很多人都可以輕易做到。

經過了28年社會新鮮人的期望值非但沒有增加反而降低,現在只要能撐著活著就滿意了。形勢丕變,要是有誰脫離現實說些五四三不切實際的話就會被群起攻之,例如批踢踢版有位女生嫌月薪45000太少而被嗆爆的下場一樣。

當年筆者一個小小工程師尚且能每月爽領10萬元,不過20年光景,看我們工程科系的大掌櫃國科會主委管中閔因為兼職寫社論月領5萬而被修理成體無完膚,真是今非昔比。

棒打出頭鳥,得到國科會掌管的專案計畫滋養的大學教授們,爽領的又何止是每個月5萬元而已。

因為長年在越南工作生活關係,加上越南這幾年因國際局勢變化及本身又能掌握機會,各方面表現優異獲得世界矚目,讓我得以此背景優勢加入寫稿投書的行列,從去年九月開始至今天為止已獲近兩百篇文章刊登,平均算下來,我的每個字稿費約在1.5元左右,不到管校長的十分之一。平平都是投稿,我自認沒有管校長的學術涵養,以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也不至於有10倍之差。

社會評論比的是獨特觀點與知識含量,卻也受到新聞時效的限制,賞味期過了就一文不值,僥倖的幾篇或許能成了歷史佐證資料的一部份,說到底,一篇一千元的社論和一萬元的價值有多大的差別?

曾國藩雖收了下面官員的炭敬,卻在上繳冰敬後難以為生,他在給弟弟曾國潢的信中說到:「同鄉京官,今冬炭敬猶須照常饋送。」清朝官員間的冰敬及炭敬有不得不收的難處。到了民國現在,無須再為了應付節敬而收節敬,報社付給管校長優於市面行情許多倍的稿費,是因為他所處的位置及位置所帶來的權威重量;然正因為如此,為官者當更應敬冰敬而遠之。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