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甩鍋不能讓美國再次偉大

28 四月 , 2020  

環球科技大學生物技術系助理教授  宣仲華

當美國新冠肺炎病例超過80萬後,川普公開宣稱要中國賠償美國因新冠肺炎造成的損失,這個宣示是中美關係回不去了又一事證,兩者的競爭將持續到一方舉白旗為止。過去德國、日本、蘇聯都被美國打垮,但這次中國是否依然會被美國擊倒?

歷史已經終結? 

1989年冷戰結束前夕,美國政治學者法蘭西斯福山,發表著名的文章〈歷史的終結〉。福山認為,自由主義自20世紀上半葉打敗了法西斯主義,在下半葉打敗了共產主義,如今已經不存在可行的替代選擇,世界最終將完全由自由民主國家組成。1992年蘇聯解體,福山的論文瞬間變的洛陽紙貴。

之後的美國總統柯林頓、小布希、歐巴馬都堅定的奉行自由主義,再加上全球獨大的地位,自由主義成了一個大家默認的典範。

然而1992年一直到2020年不到30年的時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轉變,世界逐漸由單極走向多極!這個轉變最重要的意義,世界將不再以美國是唯一的選擇,一直被汙名化的中國將一步一步走出另一種可替代性的選擇。

1992年後發生什麼事,可由哈佛國際關係教授史蒂芬華特撰寫的《以善意鋪成的地獄》、芝加哥大學教授約翰米爾斯海默撰寫的《大幻想》及哈佛教授艾利森撰寫的《注定一戰?中美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等來觀察。前兩本談的是美困境來自於內部,後一本談的是若處理不好美國內部困境,會造成外部的全球大災難。

甩鍋最便利  

學界看得比較前瞻,但政客看的是短期及既得利益。對美國政客而言,他怎會檢討自己怎麼把美國搞砸了呢?最不尷尬的做法就是把自己的過失丟給中國。

對照前面三本學界大咖擲地有聲的著作,不難發現美國的困境來自內部遠超過外部,美國要再次偉大,必須要從調整內部的方向開始。川普也意識到美國需要改變方向,但受限四年一次的選舉及本身的無能,內部轉向談何容易,光要說服既得利益團體改變,就難如登天,川普焦頭爛額之下,最好脫身的方法就是責難中國。

試舉一例,美國新冠肺炎病例已超過100萬,很明顯的是內部管理出了大問題,但美國政客口中,都是中國的錯(世衛組織也有錯)!再看馬凱碩在金融時報的一篇文章說到:「中國是一個高效的、精英領導的政府。是的,它在武漢肺炎剛開始時跌跌撞撞,但一旦振作起來,我的天哪,它採取了這種戲劇性的行動,在農曆新年前兩天封閉了一個6000萬人口的省!相信我,那真是令人震驚!這就像感恩節前兩天關閉美國!」對照中美兩國處理新冠肺炎的方式,美國明顯不及格,卻還大聲推託這是中國所害,難怪在G7會議中川普要大家退出WHO,卻創下一個前所未聞的先例,沒有一個盟友支持川普!

究竟美國的問題出在哪裡?美國是一個深度自由主義的國家,原先福山說的沒錯,美國既打敗了法西斯主義的德國、又打敗了共產主義的蘇聯,美國自由主義傳統確實是十分的強大。

躲在自由後面的霸權

但變成唯一超強之後的美國,態度不再謙和、也忘卻了歷史的教訓,自由主義不知不覺當中變調成為霸權。當霸權躲在自由之後,且成為主要的目的,做出害人又傷己的錯誤就不足為奇,又因深信自由優於一切的意識形態,不可能反思霸權躲在自由之後的禍害。

現在說中國贏美國,有些言過其實,但說未來中國一定輸給美國也不切現實。總之目前,中美彼消此漲的變化一直在發生,美國肯定已經不是唯一超強,中國也不再是只能俯首稱是的二流國家,單極的自由主義霸權,必然要轉變以協商為主的現實主義。

美國再堅持霸權式的獨斷,只會加速耗損自己的優勢,持續衰退的美國,勢必會引起全球極大的震盪,所有現行通用的國際組織(世銀、IMF、UN)都將重新洗牌,以適應新的多極世界。

最後再以麥可歐蘇利文《多極世界衝擊》一書中的一個段落做結語。中國問題非常嚴重,但中國很可能以自己的方法解決自己的難題;中國將像過去一樣利用危機來調適和改變。真正的問題是,美國是否會利用這個新冠危機來調適和改變?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