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黨產&促進轉型正義爭議

當黨史遇上轉型正義 檔案保存與正義只能轉型?

22 九月 , 2020  

前國民黨黨史館主任、南開大學歷史系副教授 王文隆

日前,促轉會以質疑國民黨可能藏匿史料為辭,帶隊衝入政治大學校園,將國民黨委託寄存於政大的台灣省黨部資料就地封存,輿論為之譁然。針對促轉會粗暴的舉動,輿論批評焦點有二:一、國民黨身為一個合法政黨,將其黨史資料委託大學進行保管、數位化、研究、開放閱覽,政府能否假「正義」之名,逕行將檔案封存,妨害黨史資料的研究及利用?二、民進黨從黨外時期高呼的大學自治,遇到轉型正義,是不是也得轉彎?

筆者曾擔任國民黨黨史館主任,並且親身參與將相關黨史資料委託政治大學進行保管、數位化及研究的工作;透過報端驚聞促轉會的惡行,雖早已離開黨史的管理工作,對於此一促轉會的暴行仍深感必須善盡知識份子及歷史學者的言責。須知,國民黨向來重視黨史資料,因而乃比照國家標準與規範,設立黨史館整理相關史料,供讀者免費閱覽。然而,隨著黨務經費日趨拮据,黨史資料的保存與開放閱覽也愈趨困難,國民黨乃決定與中國近代史研究翹楚的政大合作,將相關的史料檔案移轉予政大保存;由政大進行檔案的數位化,並開放公眾閱覽。

國民黨與政大間針對黨史資料寄存的協議,並不是特別針對黨史資料檔案量身打造,而是含括所有檔案的通例,並且以完全開放為最終目標。據了解,政大已經依據與國民黨之間的協議,初步完成檔案的數位化(但部分檔案仍待確認與原本相符),並且逐步開放公眾以及史學研究者閱覽。然而,正當黨史資料逐步走向全部公開時,促轉會卻突然衝入政大校園,將所有資料予以「封存」。筆者不禁困惑,促轉會這一突兀的舉動,究竟是為了促進黨史資料的公開與研究,還是妨害黨史資料的公開與研究?

促轉會對外宣稱,經檢視相關檔案之目錄後,認為有隱匿情事,所以才決定封存相關檔案。然而,此一說法,明顯自我矛盾。事實上,國民黨移轉給政大的黨史資料,均已經由政大逐箱點收,並由進行數位化,所以政大保管的黨史資料,根本不可能有隱匿、不全的情形。難道促轉會認為,政大會協助國民黨隱匿資料、規避促轉會的調查?

實則,促轉會固然有「開放政治檔案」的權責,但「政治檔案」主要是指與「二二八事件」相關的檔案,並不是空泛地授權促轉會可以沒收所有國民黨的檔案資料。促轉會如果要調查、審閱國民黨寄存在政大的黨史資料是否為政治檔案,應該是要求政大儘速完成相關檔案的數位化工作,以利促轉會進行相關的調查,而不是粗暴地衝入校園,阻止國民黨黨史資料的數位化及公開。

筆者遺憾的是,促轉會高舉「轉型正義」的大旗,一舉踏破了憲法保障的私有財產權以及學術自由,以太上姿態睥睨一切法律,不獨審視國民黨,更審視所有「疑似」與國民黨沾上邊的附隨組織。促轉會自飾調查者、監督者與裁判者,以莫須有的點名,恣意擴權,踐踏法治,團體可查,校園可入。其有罪推定之設計,反要遭控者自證自清,若不順其意,便得踏戶侵門,以聲其威。執政自詡民主進步,竟有如此民主退步,不荒謬哉?

促轉會宣稱要平復威權統治時期的不正義,卻以「轉型正義」創設、建構新的威權統治。筆者身為史學研究者,不禁喟嘆,歷史果然會不斷重複,威權也會以不同的名字捲土重來,只可憐了在這過程中無端受累的人民百姓。

(圖片取自:中國國民黨文化傳播委員會黨史館:http://archives.kmt.org.tw/cgi-bin/gs32/gsweb.cgi/login?o=dwebmge)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