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疫苗世界中的弱肉強食

12 二月 , 2021  

環球科技大學生物技術系助理教授  宣仲華

新冠肺炎爆發至今超過一年,全球有1.06億確診病例,死亡人數超過二百三十萬人,為抑制疫情擴大,少數大國莫不卯足勁研發疫苗,時至今日已有多款疫苗上市,惟疫情嚴峻,疫苗生產、保存、運輸都跟不上疫情擴散的速度,在僧多粥少的情況下,自然界原始的弱肉強食之本性再次展現,誰強大誰就優先接種。目前全世界已簽下103億支疫苗訂約,其中美、英、加、日及歐盟即綁定其中51.5億支,這些先進國家人口不到1/10,卻搶先拿走1/2的份額,不成比例的寡頭分配,若說獨裁可一點也不過分,更特別的是完全不見道義凜然的異議聲音,徹底應驗有錢有權的強權就是老大哥!

若民主自由真的被當成普世價值,疫苗不可能按寡頭來分配,當然是人口居多數的落後國家先接種,真相是落後國家若非中國挺身提供,可能一支都沒有,疫苗按寡頭分配就是把民主自由當幌子,就是為富不仁。更可笑的是,蔡英文口口聲聲稱台灣是堅定的國際自由民主同盟之一員,但西方國家在疫苗分配上可一點也不把台灣當自己人,至今分不到一支疫苗,典型的熱臉貼冷屁股,不知蔡英文如何回答這個尷尬的問題?當拜登聲稱要當民主世界的領導者,光是疫苗的美國優先,就看出他口中的民主不過是口號,在自身利益的前提下,民主自由的原則早拋之於腦後,世界要接受這種領導嗎?

全世界被川普這個不知道自己要什麼的暴衝小孩,陷入一片不知要怎麼跟美國打交道的困惑,隨著川普終於走出白宮,紛紛擾擾的2020,似乎也落了幕。拜登第一場外交政策說明會,清楚的說明美國將領導全球,而不是讓美國再次偉大,拜登也清楚的表達,中國是美國最難應付的對手,但競爭及合作將同步進行,重回一中架構是不得不且最符合美國利益的政策,簡言之,台灣興高采烈的配合川普演的一場鬧劇,至此也嘎然落幕!

拜登開宗明義說,未來跟中國有競爭有合作,但絕非敵人,言下之意,雙方必然在和平的情況下協商分歧與合作,顯見雙方避免衝突是第一優先,再怎麼競爭都不至於引發衝突,因此可大膽預測中美兩國短期內不致於發生修習底德的衝突。作為拜登的核心策士Graham Allison最近接受台灣媒體專訪時提到,台灣問題是中美最可能發生衝突的引爆點,在台灣發生的意外、事件甚至挑釁,都會引發一連串連鎖反應,最後把美中都捲入災難性的戰爭中。由拜登的宣言及Allison的訪談,不難發現,中美雙方的核心利益會被尊重,也就是美國的民主自由及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必須是被對等看待,至於之間的分歧則會留待未來再談!

拜登之所以定調不衝突,其中一個重要但不為台灣樂見的原因,即中國整體國力已大到一個不容美國忽視的程度,美國不得不遷就中國,台灣焉有本錢叫板中國?

回頭看30年前,柏林圍牆剛倒、蘇聯剛解體,美國成為全球獨一無二的超級民主自由的國家,當時中國剛經歷六四天安門事件,中國才從廢墟中開始建設,30年後的今天,中國的發展已被美國視為嚴重威脅,何以致之?美國的核心價值是維持自由主義國際秩序,所謂自由主義秩序有三個核心概念:法治、自由與平等,但看今日自由世界(尤其美國)貧富差距懸殊已到歷史之最,很難再說美國是一個公平的國家;再看法治,試舉柯林頓推動的《犯罪法》,正是今日美國種族問題難解的關鍵之一,而犯罪法的起源又來自雷根總統主張自由主義並強行推動尼加拉瓜政變,因而衍生出的毒品流入美國,造成黑人社會的解體,顯見美國的法治及自由也都掉漆,這麼看來,美國的所謂自由民主僅止於言詞的粉飾,尤其新冠肺炎疫苗的問題,美國脫離疫情肆虐是優先,其他人的死活與我無關,更看出西方世界的民主自由價值是以自己的利益為前提!拜登再談以民主自由作為旗號,殊不知約翰米爾斯海默、史蒂芬華特等早已警告美國的對外民主自由,養出軍工複合體及外交菁英的既得利益者,最終反而傷害美國內部的自由民主!

小英政府以民主自由模範生自居,名義如此,而為換得西方國家口頭的承諾,常常以溢價購買多餘的次級品(軍購),即令如此,肺炎疫苗依然被排除在西方國家之列,顯示在生死關頭存亡之際,價值就是一張空頭支票,而拜登宣稱回到一中政策,簡單的講就是不會為了台灣與中國對著幹,此宣示的另一意義就是不容台灣議題破壞美中默契,台灣何苦走向如此狼狽的窄路?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