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社群媒體是民主推手還是禍源?

15 三月 , 2021  

退休大學教師  衣冠城

緬甸軍政府本月4日封鎖臉書和其他社群媒體平臺,在緬甸的5300萬總人口中,有近一半人使用臉書,而該社群媒體也已經成為緬甸社會反對軍事政變的主要平臺,許多人民示威抗議的照片在社群網站上廣泛流傳。緬甸的年輕世代嫻熟社群媒體操作,他們利用網路動員與傳播發揮影響力。西方媒體對他們利用數位媒體工具對抗緬甸軍方給予高度評價,還引用一個流行口號是:「你們惹錯了一代人」。但西方媒體不知是健忘還是雙標,今年一月六日美國發生川粉攻擊國會山莊事件,而推特、臉書刪除川普的推文並關閉其帳號,社群媒體在傳播極端主義與言論自由控制之間引起極大的爭議,這些爭議現在似乎都不見了,又開始歌頌社群媒體的「民主化」之功,忽略商業科技巨頭對全世界民主的威脅依然存在於世界許多國家。

2010年代網路社群媒體以便利性與穿透力,很快地受到世界各階層尤其是年輕人的喜愛。這股風潮影響在政治也發生重大影響力。尤其在一些威權國家,其反對勢力運用社群媒體發揮極大的組織、動員與宣傳的作用,例如阿拉伯之春,有人稱之為「臉書革命」、「推特起義」。但是社群媒體有如龐大的利維坦巨獸也會回頭反噬西方成熟民主國家,成為民主的威脅。如最著名的劍橋分析公司事件,甚至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和美國總統大選都看到社群媒體操縱的影子。社群媒體透過運算分析系統性散佈大量政治和公共政策的訊息——廣告、新聞還有假新聞,影響民眾投票意向。社群媒體對使用者個人資料的蒐集、保存與運用唯恐嚴重危害使用者權益和民主體制的運作。而今年美國的國會山莊事件更可以見到社群媒體對極端政治的推波助瀾與言論控制權力,令人感到憂心。

早在美國國會山莊事件發生前就有許多人檢討科技巨頭對民主的威脅。著名政治學家法蘭西斯·福山就曾「政府監管、拆分巨頭、訴諸隱私法等傳統方法根本無法解決大型科技公司的潛在威脅。」在福山及其合著者認為可考慮在現有技術平臺上,新增並允許使用者擁有部分對所閱讀和瀏覽內容的控制權的「仲介軟體」(middleware)。仲介軟體是指通過現有平臺修改底層資料的呈現方式,讓使用者選擇如何為他們規劃和過濾資訊。這種訴諸個人自律與商業模式改良的方法看似合乎個人主義價值,但是就像一些十八禁網站跳出是否年滿十八歲的選單一樣,效果十分有限,也同樣未能要求這些科技巨頭負起應有的責任。

社群媒體常常自我定位成通訊商而非媒體,只提供電話線,至於通話內容不關他們的事,也無從過問。但事實是他們不僅是媒體,還是登門入室令人難以防備的媒體。比如當我們主動閱聽一些媒體時,先不論媒體本身的審閱查證制度是否完善以及政府或同業組織的監督,我們可能知道媒體立場所提供的新聞價值與角度。

社群媒體最大危害是他們對新聞傳播是通過自動轉發和確定哪些新聞和資訊重要、哪些不重要的專利黑箱演算法進行。近年來在民主國家所舉行的選舉中,社群媒體公司積極追逐來自政治競選活動的廣告收入,不考慮準確性就散播內容,恐引起選民分裂作用的資訊投送給目標選民。

這種運演算法及缺乏事實查證的訊息傳送,會激化社會矛盾,鼓勵極端主義。例如去年發生在法國的教師被斬首的事件起因竟是逃學少女編織的藉口,誣陷老師歧視穆斯林,經過社群媒體的傳播,最終鑄成大禍,不僅老師被斬首,還發生多起恐怖攻擊事件。

社群媒體平臺在政治參與佔有重要的角色,它們也是年輕人吸收資訊來源並形成政治認同之最主要載體。社群媒體的影響與日俱增,但有效限制與改善的方法一直無法實現。對民主最大的長期威脅,不是意見的撕裂,而是巨型科技公司不負責任的態度。在歌頌社群媒體作為民主推手的同時,勿忘他們對民主傷害仍在我們社會進行中。我們必須要求政府積極面對這些公司,要求他們對使用者資訊的運用及新聞使用與傳播做出限制,以保護我們的民主。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