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簡化政治就是孕育民粹的溫床

15 九月 , 2020  

學術工作者  徐惠

今年8月9日,白俄羅斯總統大選結果,跌破許多白俄羅民眾的眼鏡。已經執政26年的總統魯卡申柯(Alexander Lukashenko),再度以囊括八成的選票連任。這個結果,引發許多民眾不滿的情緒。近一個多月以來,白俄羅民眾在各個城市不斷發動抗議,要總統下台。

反對的民眾認為,盧卡申科很明顯的是透過舞弊贏得大選,而且還動用國家機器,在過去二十幾年的執政中,鎮壓與逮捕反對黨重要人士。在這次的選舉中,各個反對黨派參選人士,幾乎都被政府以各種理由逮捕下獄。唯一僅存的候選人,是一位已經入獄的反對黨人士的太太-季哈諾夫斯卡婭(Svetlana Tikhanovskaya),最後她不但沒有當選,還在選舉過後,被迫流亡到立陶宛。

白俄羅斯的「民主政治」,從許多層面來看,都只是總統魯卡申柯用來實行獨裁統治的幌子。而魯卡申柯之所以可以如此,乃是因為他採取高壓政策,將國內反對他的人一一圈禁,厲行獨裁。但這正是民主制度的運作,最想要避免的情況。因此,白俄羅斯人民的抗爭與「覺醒」很自然,也來的是時候!

不過,挺奇怪的是,一向關心國際社會中,支持民主自由、反對獨裁政權的民進黨,卻對於此次白俄羅斯事件,根本「漠不關心」。相較於去年支持香港反送中,並且大聲疾呼要世界各國重視香港的「民主自由」,態度完全不同。當然,民進黨不可能無知到不曉得白俄羅斯的「民主選舉」有問題,也不是對遠方的白俄羅斯民眾爭取民主,對抗獨裁,毫無懸念。

最可能的原因,當然是民進黨所標榜的自由民主,只是針對性的,説穿了,不過是為了反中、抗中或仇中,因而把民主價值或民主事務簡化。如此便造成一種印象,和仇中反中抗中無關的其他國家的反民主獨裁,都不是它應該關心的對象。那麼,民進黨所謂的「從世界走向中國」,或者「讓世界看見台灣」、「台灣要和國際接軌」不都是欺騙的口號和語言嗎?

 一般認為蔡總統的國家政策或其中的外交政策,就是仇中挺美,相對之下,台灣的民主自由價值根本只是幌子。蔡就任以來就是「隨手撿槍,看到影子就打」,這些被用來打中的槍,説穿了也不過是配合美國,強化反中,包含:美國衛生部長訪台、無人機售台、國務次卿即將訪台、採購魚叉飛彈、AIT處長出席金門活動、捷克議長訪台及護照改版等等。但筆者認為,與其說蔡總統是「撿到槍」,不如說蔡英文有了817萬張選票,就決定要製造這些槍─「反中仇共」政治路線的槍,為的只是幫執政黨獲取更多的政治利益。

當然,民進黨及蔡英文能夠如此佈局,正是因為現在缺乏強而有力的在野黨及媒體監督執政黨的緣故。弱化的國民黨雖自己難辭其咎,卻也是選民造成的。

比起弱化了的反對黨,台灣民主政治現在最大的問題,還是媒體失去了應該有的獨立性及監督批判的功能。媒體甚至助紂為虐,不只報導愈來愈缺乏深度,也常用過度簡化的方式去評論政治的功能、唱衰政治,這讓人民容易對政治產生不信任感,使得台灣民主倒退效果不彰。

民眾對政治的不滿,反而被操弄民粹主義(populism)的政治人物,當作宣洩政治情緒的管道。民粹主義透過社群媒體的放大,常常被誤解為主流民意,使得部分人對公共政策的不滿得到救贖,但台灣的政治品質卻更加敗壞,也像白俄羅斯一樣,蒙上了獨裁的陰影。

英國著名政治學者Garry Stoker早在2006年就提出他的觀點。他説如果一個執政者(或執政黨)擅用媒體的力量自我吹捧、擅用民粹主義來挑起仇恨,那麼民眾就很難理性地去檢視政策的立意,這對民主政治要發揮其最佳的功能,是極大的挑戰,更遑論民主政治要運行的好。Stoker的話對台灣的時政,真是當頭棒喝啊!

走筆至此,筆者只能呼籲,無論是執政黨的政府官員或是負責監督的在野黨,都必須把政治運作的複雜度,以更負責專業的態度向人民解釋,舉例來說,美國萊豬進口是多複雜的議題,蘇貞昌只用「為了戰略考量、提昇台灣國際能見度」的口號,能交代過去嗎?

如即將舉行的海峽論壇,中共中央視電台用「求和」一語,當然不妥,但可以就此簡化定調這是中共對台政策嗎?

政治之專業要求不比土木、水利等其它學科低,台灣政治人物長期習慣過度簡化政治或公共事務的複雜度,如今自媒體及民粹當道,對台灣能否發展出優質民主,令人憂心。

pic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vectors/business’>Business vector created by freepik – www.freepik.com</a>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