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蔡政府政策失當枉送飛官性命

25 三月 , 2021  

自由撰稿者 章志維

負責空軍戰機飛官先導部訓(LIFT)任務的台東空軍志航基地第七飛行訓練聯隊,於國軍戰備月實兵演練登場第一天就發生重大飛安事故,兩架隸屬該部的F-5E部訓機完成對地炸射訓練任務後返回本場途中,在變換隊形過程中疑似在空中互撞墜毀,兩位資淺飛官一殉職一失蹤。雖啟動彈射椅跳傘卻仍不幸殉職的空軍中尉羅尚樺甫於本(三)月初完成人生大事其妻剛懷孕就得承受新婚燕爾就淪為未亡人的殘酷事實,猶如作家白先勇文學小品「一把青」筆下女主角朱青翻版,遭遇令人鼻酸。

筆者愚見以為,飛行本質上是高風險工作,超音速噴射戰機飛行員在飛行任務過程中因各種變因數遭遇飛安事故的風險機率又遠高於民航機駕駛,撞機事故縱使是先進國家空中武力配備的高科技新戰機亦屢見不鮮。譬如幾年前德國空軍的歐洲戰機或法國海軍飆風戰機都曾發生過雙機飛行訓練任務場合因空中互撞墜毀的重大飛安事故。軍以戰為首,軍隊既是為戰而訓,在高速緊密編隊飛行時發生撞機等意外事故在所難免,筆者不願苛責殉職或失蹤的飛官,他們都為此付出慘痛代價。但筆者認為「彈射椅」是必須提出來討論的關鍵。

六年前蔡英文「國機國造」的政見訴求,以中科院與漢翔為主承包商主導自製新高訓暨部訓機,取代馬前總統時期打算引進性能較成熟的義大利M346高訓暨部訓機在台灣生產組裝的原規劃。引進M346在台灣組裝其實也是國機國造,但以中科院、漢翔為主的台灣航太產業廠商能分到的餅會較小, 引進現有成熟機種有助於縮短汰除空軍現有 F-5E/F與AT-3兩種訓練機隊所需時程 ,反之若由中科院、漢翔共同主導研製空軍新高教暨部訓機 ,以中科院與漢翔為主的台灣相關業者,則能創造較多的國內中下游產業利基與工作機會。

持平而論,引進國外現貨市場機型或自主研發各有利弊得失,更需要妥善規畫配套措施。若政府選擇自主研發新機種,勢必需要較長的研發測試時程與單位成本, 是以拿經國號戰機修改當作研發新機種藍本, 對急於端出立竿見影速成政績的蔡政府與民進黨來說,是政治和經濟層面最易討好選民的抉擇。

但經國號原是戰鬥機,若拿經國號當藍本修改研製教練機,仍不免要大幅更動原始設計, 但教練機與一線戰機的設計規範有明顯差異,從空軍飛訓任務專業角度思考,以經國號為新高教機研發藍本並非明智之舉。 連被稱為台灣航太產業教父、曾主導經國號戰機研發案的已故空軍上將華錫鈞,病逝前一年還曾投書媒體,不贊成蔡政府的決定。最令筆者憂心的是新高教機原型機從蔡政府與中科院、漢翔簽約到原型機出場試飛只花了三年餘,從原型機首飛到開始量產交機,飛試階段更被壓縮到一年半。未經過充分的飛試驗證軟硬體次系統整合可靠度便火速投產的勇鷹機 ,預計三年後就將第七聯隊現有四十餘架F-5E/F全數汰除,此火速量產交機服役實為人類航空史所罕見。但整體性能成熟度與次系統可靠度都需要時間充分飛試階段驗證的勇鷹機,往後是否會淪為尾大不掉、沉默成本高昂難以收場的國防政策爛攤子? 淪為只顧兌現蔡總統選舉支票的便宜行事形象工程而已?火速量產服役的新高教機若發生飛安事故不僅打擊本國航太產業,也會傷害國人支持國機國造政策的信心。

綜觀國外的軍民用航空器研發個案對照,幾乎沒有任何產品在研發生產前置階段中,不曾出現意外狀況導致研發或量產進度延宕,超支或超重更是家常便飯。在自製新高教機成為政府既定政策下,F-5E/F機隊汰除時程延後恐怕不可避免。但去年10月台東聯隊發生的F-5E墜海事故,飛官朱冠甍死因是「顱骨骨折」,當時許多航太與國防專家就質疑可能是內建彈射椅出問題。不到半年後F-5E再度發生重大飛安事故,事後被找到的殉職飛官被證實其死因同樣是「顱骨骨折」,可能又是機載彈射椅出問題。就此論之,空軍倉促決定為剩餘的F-5機隊緊急建案,將斥資七點八億元新台幣更換新式座艙彈射椅決策其來有自。也暴露空軍事實上對新高教機能否按照表定時程全數汰除F-5E/F與AT-3兩款訓練機種毫無信心。就算F-5機隊能全部換裝新型彈射椅,但F-5機隊使用壽命進入末期情況下,此一馬後炮式的亡羊補牢決策淪為高成本、低效益的軍事投資。

在「彈射椅可能有問題」情況下,去年10月底因失事暫時停飛的的F-5E/F機隊,一個月後在空軍司令親自試飛掛保證後就復飛了。若空軍去年調查就發現朱冠甍的死因是機載彈射椅有問題,如今又可能因為彈射椅出問題導致飛官殉職,不啻說去年底空軍決定讓F-5機隊復飛的決定根本是錯誤的。軍機擦撞是意外,但彈射椅有問題還沒全面汰換就讓機隊復飛,空軍和國防部高層幾與政策殺人無異。

請大言夸夸色厲內荏的當權者,與國防部、軍方高層諸公,對肩負保衛領空第一線任務的飛官們要多點同理心,對飛官家屬們來說,再多的撫卹金與盛大身後榮典,也比不上至親至愛的親人生命來得珍貴。

(圖片取自新聞畫面)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