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蕭美琴駐美之路路難行

4 七月 , 2020  

退休大使  徐勉生

在蔡總統第一任期內,我國外交遭到中共強力封殺,除了台美關係有若干華而不實、口惠實不至的表面成果外,在維繫邦交及國際參與方面,可說是一敗塗地。未來4年,蔡總統能不能使我國外交谷底翻身呢?

我國外交工作,除了維繫邦交以外,對美外交可說是重中之重。因此駐美代表一職,一向由總統欽點,並且最好如外界所稱是「國王的人馬」。蕭美琴出任駐美代表,絕不令人意外。

蕭美琴出使美國至少有三大任務。第一,大幅提升台美關係,甚至做到游錫堃所稱的「台美建交」。第二,要求美國根據《台北法案》,助我保住僅存的15個邦交國。第三,促使美國助我參與國際組織。

蕭美琴的外語能力、與美國的淵源、尤其是與蔡總統的關係無庸置疑。可是蕭美琴能走多遠呢?台美關係能提昇到甚麼境界?美國真能為我保住邦交國嗎?又能協助台灣參與國際組織嗎?

首先,台灣的國際處境與美、中、台三邊關係緊密相連。美國在1979年與中共建交,承諾不與台灣發展官方關係。美中之間即使有結構性的對立,目前又進行長期的貿易戰、科技戰,並在戰略軍事方面較勁,但美國與中共是鬥而不破。

白宮前國家安全顧問波頓最近在其回憶錄中指稱:在川普總統心中,中國大陸如同其辦公桌,而台灣只是筆尖。因此,蕭美琴即使全力以赴,也不可能促使美國捨棄中共而與台灣建交。台灣頂多可以因為美國以「台灣牌」牽制中共,從中賺取一些蠅頭小利。

其次,過去4年我連斷7個邦交國。其根本原因,並不是美國袖手旁觀,而是兩岸實力消長,台灣與中共在國際場域較勁,已經優勢盡失。

過去台灣是亞洲四小龍之首,現在敬陪末座。單單大陸深圳的人均GDP即已超越台灣。敵長我消的不利情勢,使台灣在國際場域的競爭力與吸引力,遠遠落在大陸之後。此一情勢,在蔡總統第二任期內無法逆轉,甚至可能更加惡化。

我邦交國有意轉向中共,必然是看好中國大陸的政治及經濟實力。大陸目前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甚多學者專家預測大陸在2030年,甚至更早將超越美國。中共和平崛起後,國際地位提升,市場廣大,世界各國趨之若鶩,形成國際潮流。邦交國中不乏主張與中共建交者,不斷質疑政府為何違背國際潮流?此種壓力與日俱增。因此,即使蕭美琴能夠促使美國出面勸阻,恐怕也無法扭轉邦交國轉向中共的局面。

第三,在國際參與方面,由於政府間國際組織負責人或為大陸籍,如國際民航組織秘書長柳芳,或者態度明顯親中,如世界衛生組織幹事長譚德塞。台灣想要參與這些組織,即使美國力挺,但如果不能得到中共支持,無異緣木求魚。

在國際經貿合作方面,台灣與其他國家簽署FTA,或加入CPTPP和RCEP,都具有高度的政治意涵。當大陸國際地位進一步提升後,各國必然將中共因素列為重要考量,兩岸關係也將左右各國對台灣的態度。這也是為何在馬總統任內,台灣可以與新加坡及紐西蘭簽署FTA,蔡總統就任後,台灣無法與任何主要貿易國家簽署FTA的原因。

如果蔡總統無法改善兩岸關係,蕭美琴即使與美國關係極為融洽,也不可能靠美國支持,讓台灣如願以償參與國際組織。

蕭美琴肩負了幾乎不可能的任務。在兩岸關係陷入僵局的情形下,蕭美琴隻手難以撐天。未來成敗有待觀察。

pic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free-photos-vectors/business”>Business vector created by freepik – www.freepik.com</a>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