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表演政治穿幫了

6 八月 , 2018  

環球科技大學生物技術系助理教授 宣仲華

英國前央行總裁寫的一本書分析美國遭金融海嘯重擊的原因。文章引述論語:為政三大要素:武器、食物和信任,如果無法同時保有三者,應該首先放棄武器,其次放棄食物,就算到最後一刻都應該捍衛信任,因為沒有信任就沒有立足之地。

作為央行總裁很清楚,若沒有了信用,接著就是災難!惜乎,此刻的蔡英文政府,走的路與孔子治國理念相反,粗暴地及選擇性的幾近羞辱的濫砍軍公教退休金,徹底破壞公僕對執政者的信任。

年輕人低薪無解、GDP成長率低得像顆芝麻、蕭條的觀光旅遊業,沒有願景、生活可能豐裕嗎?不自量力的對抗中國,只得花大把銀子向美國買更多的武器。一方面以財政困難為由,拋棄信用大砍年逾花甲又無力對抗的軍公教年金,另一方面又以中國打壓為由,加碼採購效益不彰的國防軍備。

政府的話沒幾個人相信、人民收入增長牛步化、狂買武器不手軟,撒錢、民粹式改革、激怒中國,短期有利於病態民主的勝選操弄,但其代價是長期漸進式衰退。台灣還能走多遠呢?

何以台灣病得如此嚴重?本質上藍綠雙方都是右傾的保守派,尤其是民進黨除了名稱之外,根本是冒牌進步黨,兩大黨除核能政策有差外,基本上就是雙胞胎,唯一能區別彼此的是國家符號的認同。傳統的成熟民主政體,多半分為左右兩大區塊,左右各取其長輪流執政,因此造就西方長期的優勢,近幾年隨著經濟發展不順、難民問題,西方右傾化日趨嚴重,反過來拖累西方陷入更深的衰退。

台灣何其不幸,一開始兩大政黨都是右派,由於同質性太高,誰上台都改變不了經濟困局。經濟政策雷同,為了競爭及勝選,雙方只能在國家認同上卯足了力拉扯,究竟中華民國現在算不算國家?台灣未來可不可能是國家?無論哪種命題,都不太能改善今天台灣深陷的困境。

但這種打假球的民粹,最能遮掩施政不力,例如現在的蔡政府,簡直把中國當選舉提款機,凡事做不好就推給中國,甚至故意做球讓中國殺,再來說中國打壓,傷害台灣人的尊嚴。東亞青運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早就知道奧運名稱是個跨不了的紅線,卻默許獨派團體敲鑼打鼓推動奧運名稱公投,若中國沒有動作,習近平位置還能坐得安穩?

終於中國一如台灣主政者預期使出殺手鐧,沒收台中的主辦權,執政諸公立刻大聲說中國政治干涉體育。這麼一操弄,成功的轉移林佳龍在處理空汙束手無策的窘境,焦點轉移了,或許林佳龍因此順利連任,問題是中台灣的空氣汙染有解決嗎?因為提款機太好用,大家忙著就地分贓,無須用心管理國政,只要高喊中國打壓,派個西瓜參選,都能當選,事情做不好,只要高喊中國打壓,立刻化險為夷。

台大有沒有校長不重要,乾淨的煤發電都能說得出口,只能說中國的打壓,打掉了台灣人的智商,或許低智商的台灣正是中國統戰策略希望的結果。

美國的兩黨惡鬥,讓美國政治演變成法蘭西斯福山說的否決政治。台灣的兩黨惡鬥,讓台灣成為表演式政治,而未來的願景就在政治表演中一點一滴的流失。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