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被執政者操縱的媒體 信賴度崩跌

22 八月 , 2020  

美國伊利諾芝加哥大學教授   汪志雄


每年我們學校醫學院學生畢業的時候,都會披上白袍宣示一段誓言:「身之所繫,命之所托。」我不知道新聞系學生畢業的時候,是否也有類似的誓言:「唯真唯善,永志不渝。」但是很顯然,台灣的媒體工作者,大部分已經失去起初的理想跟良知了!

愛因斯坦曾經說過:「我們應該追求探索事實是什麼,而不是去設定我們所期望的事實是什麼。」任何一個媒體工作者與新聞從業人員,也應該要有這樣的認知。

可惜今日台灣雖然號稱新聞自由,但是媒體所得到的社會信賴度,卻讓人慘不忍睹。

在全球有關新聞信賴度的調查,台灣媒體名列倒數第三。觀察台灣的許多新聞報導與陳述,都是先射箭再畫靶,其目的不是為了發掘真相,而是為了輸誠甚至獵巫。這其中最大的原因,當然是因為政治勢力堂而皇之的介入。

執政黨以公權力及龐大的政商資源,用各種不同的名目,挹助收買各式各樣的媒體,於是乎「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幾乎所有的媒體,對執政黨都「擦脂抹粉有之,歌功頌德有之」,而對反對黨則「打擊分化有之,抹黑造謠有之」枉顧媒體監督當權者的天職。

古人有云,人生有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所謂「立德」, 乃創制垂法,博施濟眾;所謂「立功」,乃拯厄除難,功濟於時;所謂「立言」,乃言得其要,理足可傳。今日台灣的媒體,卻有三不羞:「寡廉、寡恥、寡義。」主事者「寡廉」,奉承上意,乞沾雨露;撰稿者「寡恥」,搬弄是非,入人於罪;評論者「寡義」,見風轉舵,趨炎附勢。

台灣媒體開放,走到今日,許多媒體卻早已不是超然獨立的第四權,而是官商富賈豢養的看門惡犬。嚴格來說,新聞學也算是一個嚴謹的科學專業,可是在台灣卻被糟蹋成像個詐騙集團;而NCC官員乃至於所謂的專家學者們,應該要被列為「頭號戰犯」。

這些人好歹辛辛苦苦讀了個碩士或博士,受過嚴謹的科學訓練,最終卻選擇為政治服務,玩弄文字法律遊戲,為了利益而出賣靈魂,是典型現代版的浮士德。

這跟許多人找不到正經的事業,只能受雇躲在鍵盤的背後,剪接新聞做刻意的加工,來醜化對手,帶領風向,目的只為了打擊抹黑,有什麼不同?

更糟糕的是,台灣的媒體出賣靈魂,不爭氣地配合這些網路帶風向的操作,用聳動的標題,大幅報導,或造神或抹黑,實在是台灣政風敗壞的最大元凶。

所謂黨政軍退出媒體,在台灣根本是一個天大的笑話。今天誰掌握了媒體,誰就可以控制人民的思想。

君不見,小英政府藉著「御用媒體的洗腦」,鼓動「年輕孓青的支持」,然後利用誇大的「中國崛起」以及「主權威脅」,再透過媒體不停的販賣「芒果乾」以及「恐懼感」,進而達成它控管言論,專權統治的目標。

正是,巧言如流,俾躬處休,胡不相畏,不畏於天!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