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被殖民意識綁架的民進黨

21 五月 , 2017  

環球科技大學生物技術系助理教授   宣仲華

Noam Chomsky以自由之名的書寫到:被殖民者常常接納自己被壓迫的歷史,甚至以此為榮,許多被殖民者相信,殖民統治對他們的統治是公正的;除了政治、經濟的殖民化,還有知識和道德上的殖民化,而後者對於被殖民者的殺傷力更大,當然也就控制了被殖民者的頭腦。自己的歷史記憶就在殖民國家強力的干預下消失了,歷史記憶空白、或者被選擇性植入殖民者史觀的國家,即便是從殖民者中解放出來,仍然是一個沒有根的附庸。

在印度可看到毀滅印度的英國統治者羅伯特克里夫爵士的陳列館,而且膜拜參觀的印度人還挺多的。在馬來西亞、印尼、秘魯等地都可看到類似印度崇拜殖民者的例子,凡被殖民過者,幾乎不會有例外。

印度為世界四大文明古國之一,曾經創造過輝煌燦爛的文化,英國統治印度將近200年,對印度的殖民統治和殖民掠奪,給英國帶來了巨大的政治、經濟和軍事利益,從此英國成為日不落國,在英國統治前,本來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印度,卻變成以農業為主的低階型經濟體。

英國為了鞏固統治,加劇種姓宗教性別對立,雖然成就了英帝國的霸權,卻為日後印度的發展種下禍根。殖民者一向喜好扶持少數,以維持其不光明的統治。李光耀觀天下中寫到,若問印度是否能取得和中國一樣的成就,就如同問能不能把蘋果變成柳丁。李光耀認為種姓制度,是阻礙印度發展的一個重要因素,恰好這個種姓,正是英國殖民統治讓其深化為牢不可破的階級制度。

詭異的是,印度的有識之士都知道,種姓制度妨礙印度的發展,卻都束手無策的任其持續制約社會的不公平;更弔詭的是,西方對印度國內的階級壓迫視而不見,卻一昧吹捧印度是世界最大的民主國家,然而這個吹捧,有改善印度的實力嗎?雖然英國在殖民印度期間,也建立了司法行政體系、鐵路系統等,但殖民者的善意多半是為了讓剝削更有效率,談不上是善意與德政。天底下,不存在所謂善意的殖民,除非殖民者別有動機的刻意操作。

眾所皆知李登輝有很深的媚日情結,一個當過中華民國的總統,卸任後卻完全倒向媚日,這種可悲的懷舊,正是Noam Chomsky所說的被殖民者現象。李登輝也被捧為台灣民主化的推動者,把媚日與民主化連起來看,其實李登輝的民主化是隱藏他緬懷殖民者的鞭子。這也是李登輝聰明的地方,用一個再正確也不過的民主圖騰,打著民主化旗幟,而其本質是為去中化並為回歸殖民化感情找依託。

再看賴清德當他以嘉南大圳建設者的名義悼念八田與一,本質上和李登輝一樣,也在尋覓被殖民時的感情歸宿。看看中日建交公報的條文: 日本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中國政府重申: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日本政府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國政府的這一立場,並且堅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八條的立場。如果日本對台灣真有善意就應該立刻取消中日建交公報!

李登輝是真正的天然獨,至於太陽花,號稱隔代遺傳的天然獨,其實應該被稱為試管培育的人工獨更恰當。年輕學生在民主化大旗遮蓋下,哪知道殖民背後的醜陋,被美化包裝的醜陋,不表示不是醜陋。去殖民化很難,許多國家到現在還擺脫不了殖民造成的傷害,但至少他們還努力的掙脫殖民的束縛。反觀台灣,表面上政黨輪替了、公民意識抬頭了,但心靈卻退回到殖民時期的水平,藍綠惡鬥更勝以往,這些不都是日本殖民統治造成的惡質結果?

歐威爾把人分成兩種,一種是人(殖民者),另一種是無足輕重的非人(被殖民者),若無自覺地緬懷被殖民,其實綁架了我們自主的心靈,我們將一輩子是非人,而非人的民主有什麼值得驕傲?撕裂的台灣更不會有希望!台灣目前的半窒息狀態,與其說是蔡英文說不出口九二共識,倒不如說是蔡英文跳不出媚日情結!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