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言論自由不包含造謡丶惡意攻擊和製造假新聞

31 十二月 , 2019  

文字工作者  所羅門

韓國瑜在29日的總統辯論會上,對部份媒體開罵,成為大眾關注和討論的焦點。有人讚賞韓國瑜的抨擊,但也有人認為他不尊重媒體,且有失總統候選人應有的高度。

但韓國瑜的這番言行,其來有自。一年半來,他和他家人甚至全族族,飽受許多媒體和網軍惡意攻擊,以含沙射影手段,暗指他有小三丶私生子丶炒房;他的太太李佳芬也因農舍以及二十多年前李父的砂石公司等,飽受質疑甚至抹黑。

媒體是社會體制中的第四權,應站在大眾的立場,監督政府機關和掌握權力者,當社會價值失衡,政策危及人們時,應發揮影響力,撥亂導正,成為國家社會最後一道防線。

媒體原本應是追求真相,提供大眾「知」的管道。不論是使用什麼媒介做新聞報導,對社會大眾都有一定的影響力,因此,媒體的道德和是非判斷,都必需高於社會,否則只和市井小民的觀念和想法的水準一樣,大家還看媒體幹嘛、媒體又有什麼存在的價值呢?

長久以來,台灣媒體卻被稱為是「文化流氓」,為什麼呢?因為記者是學有專長的知識份子,但部份媒體記者的言行舉止像流氓一樣,又吃丶又拿還罵,行為極其霸道。

然而,觀察現在的媒體,當流氓的已不是記者,而是媒體幕後的老闆。他們利用傳播的力量做為籌碼,從社會取得利益,從國家機器和掌權者中獲得權力,無所不用其極,為的是累積自己的財富甚至奪取權力。

因此,媒體持守公正、客觀、平衝立場的價值與準則,已不是主流了;過去媒體人的風骨不知從何時開始正在消失中。現在媒體的生態是,老闆先決定好立場和方向,一聲令下,睜眼說瞎話,白的要抹成黑的,持續傳送錯誤的訊息,被更正或澄清了也沒用。

觀察如今的媒體生態,可以發現,大部份都被執政者掌控,成了政府的傳聲筒,甚至是掌權者剷除異己的打手丶殺手,成為造謠丶扭曲真相,甚至是假新聞丶假訊息的製造者。

一天24小時,一年356天,天天用似是而非的方式,不斷地抹黑特定人;帶風向,發動其它媒體跟進擴大打擊面,網路上網紅和網軍也是共犯結構,目的之一是不斷向大眾洗腦,讓許多人產生懷疑,使有些人開始信以為真;第二個目的是,徹底摧毀一個人的品格人性,甚至貼上極其羞辱的標籤。

這樣的媒體根本沒有資格被稱做是「媒體」。販售靈魂的媒體已經沒有良知,和魔鬼交易的媒體猶如僵屍已沒有人性。!

若媒體的言論充滿惡意攻擊與傷害他人,這樣的言論豈配擁有自由?無辜受傷害的人權呢?是活該嗎?難道他們不可以反擊嗎?

許多人口說「尊重」媒體的言論自由,其實他們大多是畏懼媒體的影響力,就算是被攻擊,寧可息事寧人,期望能化敵為友。不論政府機關丶政治人物還是企業,大都是如此,敢公然和媒體作對的人很少。

或許有人會認為,韓國瑜是總統候人本該受到檢驗,問題是,他是在野的挑戰者,為什麼幾乎媒體都用放大鏡檢視他,却很少媒體質疑現任者的政績,更不用說檢視私領域的事。

這種不成比例和方向錯誤的檢驗,真是前所未見,不但有違新聞倫理,也對社會帶來許多紛爭,造成對立。選舉是一時的,但已成為亂源的媒體,為這國家所種下的惡果,却是全民都得承擔的。大家看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了嗎?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