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趁著危機來解決長久隱藏的問題

5 四月 , 2020  

金融分析者 劉宗夏


擴張的貨幣政策,這十幾年來各國央行越用越自然。本來是救急不救窮的配套政策已變成各國政府的主流,卻很少見到好的財政政策可以搭配這樣的貨幣政策。多年來全球貧富差距持續擴大,也造成民粹越發盛行、人心跟著浮動不安,可以說,這正是各國政府不夠用心的僥倖態度所致。

用政府的錢、也就是全民的錢,去拯救經濟的危機,各國政府行之有年且理所當然。然而,如此一來,最大的受益者卻是金字塔頂端的富人。這樣的政策不需要有配套來平衡貧富差距持續拉大的副作用嗎?有良心的學者跟官員應當省思, 因為這關乎長久的結構性問題。

當然,必須承認的是,要建構一個模型去評估該抽多少的稅是相當複雜且困難的事,因為這牽涉到許多困難的問題,包括QE政策會對通膨帶來多少影響?對資產增值的效應有多大?未來經濟果實共享的分配會如何?說實在的,這些確實不容易精確評估。

儘管萬事起頭難,但如果是可以解決問題且兼顧社會公平的合理作為,就應該要用心去做,要勇敢的踏出第一步!QE造成貧富差距擴大是老問題,可是多年來各國政府都不願積極面對,就是因為很困難、很複雜,但是如果不去面對問題, 問題早晚回來找你。

當今全世界碰到疫情的問題導致經濟窒息,雖說緊急釋出大量資金提防金融危機也是必要之惡,但這招是救急不救窮, 時間一拖長,又沒有良好的財政政策搭配,在市場需求持續痿縮不振下,經濟還是會崩盤,進而導致嚴重的金融危機,根本無法逃避。

各國政府這幾年實在太依賴貨幣政策了,所以碰到這種突然來的公衛和經濟災難才會措手不及!這十幾年來全球經濟多數處於溫和復甦的狀態,偶爾遇到一兩次危機也都用貨幣政策安然度過,而歐盟跟日本的零利率甚至負利率政策已讓人瞠目結舌,更埋下新的問題。

這種不顧經濟長期穩定,只求短時間能夠刺激成長的僥倖心態,讓金融市場越來越畸形,逼得銀行跟壽險業者不得不從事高風險的投資,因為利差過度縮小導致原本正常的業務經營不下去,只能冒險求利,結果就是呆帳和更大的投資損失。

目前因為疫情造成經濟窒息的緊急狀態,看似與貧富不均這種長期結構性問題沒有太大的關係,但如果藉由這次的危機開始積極面對過去逃避的結構性問題,疫情過後的經濟體質才有機會變得強健、更有韌性些。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