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跨年煙火秀淪為政客競技場

20 十二月 , 2017  

自由作家 黃映溓

台中市長林佳龍率全國地方首長之先,宣佈將從2018年起,台中市官方舉辦的跨年活動不再施放煙火,為台灣環境多盡一分心力,也避免浪費資源。跨年晚會淪為政客競技秀場,每年照本宣科,行禮如儀,年度噩夢,年年上演,儼然成為全民夢魘。

璀璨絢爛的煙火劃破夜空,舞台上主持人倒數計時「5.4.3.2.1」,大家互道新年恭喜,萬事如意,然而,跨年節目,陳腔濫調,年年演出。再過幾天,如此這般的場景,又將席捲全台!

根據近年來政府採購公報資料顯示,每年全台各地方縣市政府舉辦跨年晚會,編列公務預算動輒破億,不僅有煙火預算,還邀請大牌藝人站台,儘管各縣市政府財政吃緊,卻捨得花大錢舉辦跨年活動,毫不手軟,大有互別苗頭的意味。

從公元兩千年的千禧年開始,地方政府砸下重資舉辦跨年晚會,行之有年,引發正反兩派意見激辯。贊成的一派主張,縣市政府舉辦跨年活動,花的是人民公帑,地方首長大秀個人政績,行銷地方文化創意特色,堪稱另類的文創產業活動,同時也能讓民眾感受到過年歡樂的氣氛,並且帶動周邊商機,一舉數得,多重效益,何樂不為?

持反對意見的一派則認為,國家財政左支右絀,寅吃卯糧,國債破5兆元大關,全台地方政府舉辦跨年晚會,卻在短短一晚燒掉上億公帑,令人傻眼咋舌,一場跨年煙火引發論戰,觀點互異,見解兩極。

北從台灣頭的基隆,跨年晚會一路辦到台灣尾的屏東。為吸引人氣,各縣市力邀藝人助陣,砸下重金,拚場較勁,花招百出,各顯神通。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六都和地方縣市政府,鄉鎮縣轄市也各自舉辦跨年晚會。等同於一個縣市境內,跨年夜當天晚上同時就有多達好幾場跨年晚會同步登場,疊床架屋,重覆耗費,莫此為甚。各縣市地方政府頻頻喊窮,舉辦跨年晚會卻是毫不手軟,人民納稅血汗錢,大把鈔票當柴燒,虛擲公帑。受邀藝人跨年趕場,荷包滿滿,何樂不為?

砸重金舉辦的跨年晚會,五光十色,璀璨絢爛,精彩有餘,可惜,內涵不足,何不轉向思考,改走溫馨文藝另類路線,規劃慢跑健走強身、元旦觀日出、跨年音樂會等展演活動,提升全民精神層面,豐富身心靈內涵,期許新的一年過得更充實而有意義。

台灣人的習性總喜歡「一窩蜂」,地方政府跨年晚會行之有年,蔚然成風,相互抄襲,競相較勁,可惜缺乏創意,複製成風,歹戲拖棚。

跨年倒數,只見舞台上幾個大頭排排站,手按象徵性希望水晶球,隨著主持人插科打諢,油腔滑調,倒數計時讀秒,Happy new year,大家互道:新年快樂,看完藝人載歌載舞,煙火劃破夜空,動輒數百萬的公帑頓時灰飛煙滅,化為烏有。

煙火秀光鮮亮麗的背後,換來的卻可能是心靈的空虛,這樣的晚會可以休矣。停辦跨年晚會,此正時也!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