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這個夏天可能水電雙缺 蔡政府準備說實話了嗎?

10 六月 , 2018  

退休教師 謝其政

時序進入盛夏,惡毒的太陽照射大地,照射出台灣脆弱的供電網,連日來四處發生無預警的跳電、停電,更凸顯出缺電窘境。

電力開發總在核安、空汙、環保與生態角力之間各說各話,每個人都希望在日常生活中有不虞匱乏的電力,但又反對電廠蓋在我家後院。已經蓋在自家後院的電廠因為產生大量汙染源,民眾開始抱怨行之多年的南電北送,憑什麼要犧牲中、南部人的肺,發出來的珍貴電力大量供應北部用電。

河流與人類文明的發展休戚與共,古文明中黃河創造了古老的中國文化,古埃及的文明也受尼羅河的ㄧ頻ㄧ笑所左右。台灣年降雨量高達2000公厘,可說雨水豐沛,但山高水陡的地貌,本就不利蓄水,水資源開發不易,有開發水庫條件之土地都已被開發,且各主要水庫都已服役多年,淤泥沉積嚴重。

以石門水庫為例,其滿水位總蓄水量應為3億立方公尺,但沉積庫底的淤泥約有1億立方公尺,其他地區的水庫淤泥沉積狀況也差不多。然南部均降雨量少,缺水情況更明顯,久旱不雨,北水南引,亦引發北部人不滿,尤其是沒水可用時為最。

台北市與新北市,可說是台灣掌握資源最豐富的城市,以翡翠水庫為例,其水源地、集水區大都位於新北市,但管理權卻在台北市。如果用水不虞匱乏,水庫管理權歸誰都不重要,反正大家都有水可喝、可用。然而,到了關鍵時刻,人性也面臨了很大的考驗。

在一個冰天雪地的夜晚,門外傳來急促的敲門聲,男主人應門發現一飢寒交迫的中年男子以羸弱的身軀倒臥門前,立即請女主人將明晨僅存的米糧熬煮成粥,暖了男子的胃與心,救了男子的命。

回房後女主人大聲抱怨那米糧是明日唯一存糧,米糧吃完我們明天吃什麼?男主人只淡淡地說,我們明天吃什麼那是明天的事,我只知道男子沒吃下這米糧,他將沒有明天。

除非有大智慧,否則很難說出男主人的話,作出男主人的行為。畢竟人有自利傾向,很難不去考慮若今夜對男子伸出援手,明日又有何人會對我伸出溫暖的手?那麼,今夜中年男子的困境豈不也是明日的我所要面對的?!

賴神秉承英總統意志、挾高民意支持度北上組閣。在兩岸關係上,台獨黨綱與對岸反分裂法反對台獨的鮮明立場衝突;在教育上,台大校長任命案以犧牲了2位教育部長,至今國內大學龍頭之龍頭仍難真除;在經濟上,為了非核家園理想國,宣稱可以不缺電不漲電價的神話,卻已明顯受到挑戰。

一般升斗小民遇到利益衝突時,會以在自己的最大利益為出發點來考量,以至於反對電廠蓋我家後院、反對南電北送、北水南引、要求有水有電……等等都可能出現。

掌管國家機器的執政黨不是一般民眾,面對缺水缺電的事實,必須根據科學數據制定出嚴謹的能源、水利政策白皮書;水電都屬國家資源,原就應由中央政府統一調度。營造不缺水不缺電環境是現代化國家不可推卸責任,若因政策、理想堅持或外控因素造成水電供應吃緊時,也請在政策白皮書中說清楚、講明白,除呼籲節約用水用電外,必須誠實告訴人民以下事實:

一、  漲價是無法避免。

二、分區停水、停電是必須的。

三、依國家最大利益制定水電優先供應次序統一調度,優先使用水電者應支付較高的水電費用於補貼犧牲用水電用戶身上。

水電都屬國家稀缺資源,應如何合理、公平調度,考驗執政者智慧。該民生優先、還是工業該優先?是犧牲農業、還是犧牲傳統產業?對犧牲者應如何補貼其損失,都必須在白皮書裡說清楚,然後依規行事,才是正辦。

若為實現非核家園的理想,不管是使用綠能或增加火力發電機組發電,總會有缺電、漲電價及空汙等問題,這是兩難困境,想魚與熊掌兼得太貪心。堅持理想應予肯定,但歡喜做請甘願受。

當缺水、缺電時,凍漲價不是德政;反映成本,以價制量亦非洪水猛。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