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過勞低薪致使青年人才外流年齡下降

14 三月 , 2018  

高中教師 梅微

臺灣近年來就業環境惡化,年輕人深受低薪高房價所困,向海外另謀出路漸成熱門選擇,從以前大學畢業赴澳洲打工,乃至研究所出國就讀比例提高,可見遠赴海外,已被視為解決困境之方。

筆者任教於明星高中,長年負責國際交流事務,來諮詢留學事宜的學生逐年增加,親睹這股風潮已蔓延至高中校園,據教育部統計,臺灣高中畢業生赴國外讀大學的人數在5年內增加1.6倍,佔應屆畢業生比例也從0.34%成長到0.63%。

而海外大學也積極爭取臺灣學生,以筆者任教學校為例,一學期平均有5至10間的國際頂尖大學來此舉辦招生說明會,紛紛祭出優渥獎學金,甚至提供未來就業願景。

這些以出國留學為目標的高中學生,多半社經地位良好,課業成績優異,若留在臺灣,也足可錄取頂尖大學。以筆者學校為例,頂尖學生出走的比例約以一年5%的比例遞增。

長此以往,將會造成臺灣人才嚴重外流,原本能收到的優秀學生,多半變為他國所用,若不思解決之道,臺灣青壯年人才的真空期即將快速來臨,屆時高齡化人口的照護,將會成為難解社會問題。

思量臺灣高中學生出走原因,本基於國內大學資源不如海外豐沛,但近年多半源於國外的就業環境遠優於臺灣,以2017年1111人力銀行調查新鮮人起薪,約為27,850元,但對比物價水準,薪資仍足足倒退16年,加以新修《勞基法》,大幅放寬輪班限制,加班費可以補休替代,與高居不下的房價,在在都讓年輕人感到絕望。

舉德國為例,不但學費低廉且提供獎學金與高品質就業機會,據《天下雜誌》報導,德國大學學費比臺灣公立大學便宜,學術或職業訓練也較臺灣嚴謹與切合職場所需,而就業環境的工時與待遇,更讓赴德實習的臺灣畢業生,感到前所未有的尊重。日本、韓國、新加坡也積極向臺灣高中生招手,規劃專屬外國人的英語授課學程,而上述國家的新鮮人,畢業起薪更遠高於臺灣三倍。

面對青年人亟欲出走的風潮,臺灣當局應痛定思痛,及時力挽狂瀾,就政策面而言,落實合理的《勞基法》,並保障勞工權益,仿效南韓,訂立適切的工時與薪資標準,平抑房價,房屋租賃與買賣都能依循正義而行,且協助產業升級,提高企業主盈餘所得,而非苛扣人事成本增加獲利。大學也應提升教學與研究能力,加強與就業市場接軌,讓學生在其中,能獲得紮實的學術或就業訓練。善待願意留下奉獻的青年人才,共同建立安和樂利的宜居社會。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