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酷碰券沒接地氣 恐淪為畫餅充飢

24 四月 , 2020  

工程師  魏世昌

因為酷碰券採取「你消費、我折扣」的方式,前提是消費者有錢消費才有用,倘若民眾若連基本費用都難以支付,根本無意願再行額外消費。近日民進黨立委林岱樺也不埋單質疑酷碰券,她表示民眾若沒有閒錢4千元,只能放棄1千元回饋,成了隱形「排貧條款」。

然而我們稍為想一想,難道立委林岱樺的質疑一點道理也沒有嗎?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2019年11月公布的一份人力報告,數據顯示,全台去年5月,月薪不滿3萬元的受雇者高達299萬4千人。而從主計總處所公布的《105年家庭收支調查》當中「平均每人月消費支出」來看,在首善之區台北市生活,每個月平均需要花費27216元,全國最高。鄰近的新北市則是20315元,新北市雖然少支出了7千元,但如果是居住在新北市但通勤到台北市工作,恐怕支出也會相當逼近台北市。

台中市、高雄市的月平均花費分別是20281元、21191元,桃園市與台南市,雖然相對生活成本較低,但兩個城市的平均花費也分別需要19845元、18110元。

換言之,這些人的薪資每個月扣除學貸、房租、水電、交通等必要開銷,早已所剩無幾,面臨月光甚至入不敷出的窘境,還要掏錢去刺激內需,這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遑論那些生活在社會底層的弱勢族群,生活本來就有困難,疫情更加劇了他們的貧窮處境,對他們生計的衝擊幾乎是災難性的,如果想要使用抵用券,還得先有錢消費才行,如此看來,這項政策根本就是不食人間煙火。

相對於錙銖必較的年輕族群,熟齡的銀髮族恐怕可以說是較為有錢有閒的族群。他們因為有積蓄,金錢上比較有餘裕,消費力道比較強勁,但酷碰券的推動非現金支付,而是要綁行動支付,對於不會使用、甚至抗拒行動支付的高齡長輩,能發揮多少效益,也很令人質疑。

此外,酷碰券限制用途和使用產,人們較熟悉的超商、超市、量販和電商都不能用,十分不便民,因此有專家預估,最後可能連一成效應都沒有。

既然酷碰券是為刺激消費,相關設計應該切合民眾的感受和商家的意見,如此才能鼓勵消費、發揮加乘經濟效益。酷碰券是否應該適度搭配其他補助措施,或針對弱勢民眾提高補助比例,政府應該進一步思考,否則別說接地氣不成,甚至可能惹來民眾的怨氣。

pic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free-photos-vectors/design”>Design vector created by freepik – www.freepik.com</a>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