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重返世衛,難見曙光

9 三月 , 2020  

退休大使 徐勉生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台灣也受波及,政府藉機強力爭取參與世衛組織。

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2月27日,針對新冠肺炎疫情舉行聽證會。國務院亞太副助卿費德瑋與跨黨派議員,均重申支持台灣參與世衛。我外交部照例表示感謝,並再度呼籲世衛抗拒中國不當施壓,儘速就台灣參與做出適當安排,確保全球防疫無漏洞。

美國、日本以及邦交國強力支持,台灣就能重返世衛嗎?答案是不會。因為助力不夠普遍、不夠強大,阻力也尚未化解。

自1997年起,我政府發動友邦支持我以觀察員身分,參加世界衛生大會。政府一再強調:第一,疾病無疆界,防疫工作不能有缺口,台灣必須被納入全球衛生體系之中。第二,台灣醫療水準有目共睹,可以對國際醫衛防疫做出貢獻。

這套說詞義正詞嚴,甚具說服力。但是何以今日我國仍然被拒於世衛大會之外呢?因為兩岸關係陷入僵局,中共沒有出手相助。同時我政府在第二項論點的實踐上,也有可議之處。使得台灣參與案沒有獲得世衛大多數會員國的支持,尤其是世衛組織本身也沒有強勁的邀請動機。

 2018年5月世衛大會期間,我政府宣布將捐贈一百萬美元予世衛組織,協助對抗剛果伊波拉疫情。同年12月24日,政府宣布,歷經七個月努力,在中國對我「捐款名義」持續打壓下,世衛組織無法提出可接受的安排,我國外交部決定中止此一捐款。

此一事例明白顯示政府最重視的是「捐款名義」,其次才是「實質援助」。

事後非洲問題專家嚴震生教授撰文指出,政府與其高調宣揚捐款,不如派員攜帶醫療物資,直接前往剛果實地參與醫療救援工作。

此言揭開了政府的真面目,表面宣稱「願意對世界醫療衛生做出貢獻」,內心卻仍以政治考量及國際宣傳為主。

前述捐款案例,再加上此次武漢包機事件,世衛組織及其會員國都看在眼裡,知道我政府另有所圖,自然難以形成廣泛且強大的助我聲浪。

當日本援贈醫療物資予中國大陸時,我政府急於宣布禁止口罩出口,形成強烈對比。政府的表現如何感動世衛組織,同時贏得各國衷心歡迎我國參與呢?

另一方面,中共的態度至為關鍵。筆者奉派比利時工作期間,每年照例向歐盟、比利時、盧森堡政府洽助。對方總是禮貌回應表示了解我方立場。年復一年,他們漸漸失去耐性,終於說出真心話:只要你們跟北京達成協議,不管用甚麼「身分」、甚麼「名義」、甚麼「方式」參與,我們都沒有意見!

這就是為什麼2009到2016我們獲邀參加世衛大會,2017開始又被拒絕的原因。

蔡總統於2016年執政後,採取強硬路線,不與中共協商,要用自己的方式參與世衛。另一方面,沒有務實參與世衛國際醫療救援工作,卻斤斤計較名稱,時時考量宣傳,處處算計政治。

2009年台灣首次以觀察員身分獲邀出席世衛大會時,獲得全場鼓掌歡迎。大家知道兩岸和諧,台灣是來與大家共同工作,不是來跟中共在場內較勁。如今兩岸敵意加深,為了武漢包機互不相讓,世衛組織怎敢將台灣邀進世衛,到場內來與中共爭鬥呢?

參與世衛是全體國人的共識,政府卻一再捨本逐末,不肯面對現實,正視癥結。無法使助力極大化,阻力極小化。由此觀之,如果政府反中、自私心態不改,又處處做政治算計,想要重返世衛大會,恐怕是難上加難。

 

 

 

 

, , ,

By



Recommended